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三十五章 勿谓言之不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永生将房子的手尾搞清楚了一些,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做不出什么反应。

    幕后黑手并未露头,而那些地赖子们,纠缠起来也很麻烦,还不能报官,只能先将这点恩怨记在心上了。

    招租的广告继续贴着,广播电台他却没往这里搬,弄坏些门窗无所谓,若是电台被弄坏,重做一台可就太费劲了。

    李永生从修院里找两个门轴,将大门修好,期间肖仙侯也过来,想看他的新产业,正正看到了这一幕。

    小鲜肉了解完情况之后,勃然大怒,“这曾家也太不是玩意儿了吧?”

    “骂人解决不了问题,”李永生叹口气,“问题现在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曾求德指使的,咱能怎么办?”

    其实只要智商正常的人,就能想像到里面的因果,不过两人都才是外舍新生,话语权本来就不强,想要自由心证的话,还不具备那个资格。

    肖仙侯沉吟一下,“要不这样,我去帮你找两个地赖子,比他们还狠的?”

    李永生讶然地看他一眼,“你竟然认识这种人?”

    一般来说,好学生和地赖子之间,不会有太多交集,地球界如此,这里也一样。

    小鲜肉算好学生吗?当然算了,他能进博灵本修院,可能是沾了肖教化长的光,但是毫无疑问,他也必须拥有一定的实力。

    须知他跟肖田遵的关系,并不被认可,无法名正言顺地享受照顾。

    肖仙侯听到这话,脸不由自主地一红,“这样的人,我当然认识,不过不太熟……反正你有事,我总不能不管吧?”

    李永生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笑着摇摇头,“没必要那么冲动,先看看情况,实在需要你帮忙的话,我肯定也会张嘴求助。”

    他很清楚,小鲜肉是不想为此事,再去求“那个男人”。

    “那……好吧,”肖仙侯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

    三天期限眨眼就过了,那裁缝夫妻却是依旧没有搬走,李永生前去讨要房租,却发现铁将军把门,门上写了一行大字,“家中有事,暂停营业。”

    也就是这点出息了,李永生气得笑了,躲……那是能躲得掉的吗?

    不过人家避让出去了,他也不好破门而入,于是再走一趟物产室,邀来了三个人做见证,其中一个姓赵的,还是副室长。

    赵室长知道宋院长对这个新生比较重视,他也愿意凑个热闹。

    待他看到那一行大字的时候,顿时就恼了,“胡闹,想借这个耍赖吗?也不看看这是谁家的房子!”

    做为本郡最好的本修院,博本的人素质都不差,通常是愿意讲理的,但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傲气——谁打算耍赖的话,院里不介意使用一些非常手段,让他们尝一尝耍赖的下场。

    此前租房子的曾求德拖欠了房租,不过那有博灵本修院自身的因素在里面,又有些其他方面的牵扯,院里不好太过分。

    但是一个小小的裁缝铺,也想跟着耍赖,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配吗?

    裁缝夫妻刁难的是李永生,但是这么做,打的是博灵本修院的脸。

    赵室长很干脆地一摆手,指挥己方两个人,“把门砸开……东西都扔出来!”

    那两位四下看一下,就打算找工具了,李永生见状,忙不迭地发话,“赵室长且慢,别给他们抹黑咱们修院的机会,我觉得,咱博本不搞那些不教而诛。”

    “嗯?”赵室长一侧头,讶异地看他一眼,然后笑了起来,“小李你是什么意思?”

    “我留个言,再给他们三天时间,”李永生笑着回答,“三天之后,再请咱物产室的人来……今天就是劳烦三位教谕做个见证。”

    一边说,他一边就拿了白色石块,在那行字下又写一行字,“三天之内不补交房租,房东将收回房屋并清理垃圾,勿谓言之不预。”

    写完之后,他扭头看一眼物产室三人,笑着发问,“我这样……行吗?”

    “小李倒是脾气好,”赵室长笑了起来,看着那行新加的字,他满意地点点头,“用词也不错,勿谓言之不预……行,我们给你做个见证,三天之后我们再来。”

    李永生其实并不想这么墨迹,不过既然身为观风使,也要讲个以身作则,而且万事留一线,不但是做人的本分,也暗合大道之理。

    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不外如是。

    哪曾想,他愿意留份情面,别人做事却是过得很,去修院里吃口饭的功夫,再回来的时候,又有两扇门被砸了,其中一扇是刚刚修好的。

    还有一扇窗子,是彻底被砸烂了。

    尤其令人恼火的是,来捣乱的地赖子,就在路对面蹲着,还是上次那几个人,还是手里拎着雨伞,幸灾乐祸地看着这边。

    李永生这次笑不出来了,他淡淡地扫一眼对方,然后径直走了过去,沉声发问,“几位,你们没有听说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吗?”

    “有病吧你,”那瘦竹竿脸一沉,提起雨伞来,雪亮的伞尖在李永生胸口上轻轻戳了两戳,“信不信我一用力,就能弄死你?你自家做事过分惹了人,关我们屁事!”

    李永生回头看一眼,发现自己在裁缝铺子门上写的那行字,被人擦去了。

    不过,他倒是不信,那裁缝夫妇有这样的胆子,多半还是面前这几个地赖子搞的鬼。

    有些人真是不能惯着,李永生心里已经有了决断,脸上也带出了一丝火气,“好好说话,真有胆,你就戳个窟窿试一试?”

    “咦?”瘦竹竿恼了,手上就待加劲,却冷不丁听到身边有人轻哼一声,“嗯。”

    发出哼声的,正是那长衫汉子,他冷眼旁观,发现这年轻的本修生,胆子还真的不小,起码面对伞尖的时候,并没有避让。

    他兀自记得,上一次对方的胆子比较小,这一次……或许是被逼急了?

    总之,急红了眼的年轻人,是没什么分寸的,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求财。

    真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本修院的学生身上穿个口子,修院的安保不会答应,修院毕业的那些官员也不会答应。

    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对方一声,“听说你找了钝刀,来寻我麻烦?”

    “钝刀?”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这唱的是哪一出?

    “钝刀见了我,要老老实实见礼的,”长衫汉子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你最好打听一下,别病急乱投医,本来看在秦小妖面子上,一时没兴趣找你麻烦,你却非要自己找事……这两扇门,就算在我头上好了。”

    李永生非常确定,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听说过“钝刀”二字,不过现在,他也猜得出来,那厮十有八九也是地赖子,混得还不如眼前这几位好。

    谁找的钝刀?十有八九就是肖仙侯了。

    要不说没混过社会的,就别贸然折腾,李永生也不知道小鲜肉怎么跟别人说的,反正这个消息,十有八九是钝刀告诉眼前这几位的。

    当然,他也不会抱怨小鲜肉,更不会因为长衫汉子如此说,就觉得自己理亏——你找我麻烦,还不许我反抗了?

    “算在你头上是吧?”李永生冷笑一声,“那你现在能跟我去物产室说明一下吗?”

    “小子你找死吧?”瘦竹竿冷哼一声,抬手就去推他。

    “几位,几位!”旁边传来一声喊,只见一个黑脸膛汉子走过来,笑眯眯地发话,“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行吗?”

    “原来是曾掌柜,”瘦竹竿笑了起来,“有些日子不见了。”

    那曾掌柜笑着跟几人打个招呼,扭过脸来看李永生,淡淡地发话,“这个地方复杂得很,我若是你,不如将六间房子统一租出去,安安生生的多好?”

    李永生斜睥着他,好半天才笑一声,“曾求德……掌柜?”

    “是我,”黑脸膛汉子点点头,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既知我是原来的租户,你也知道,你惹到我了,我也不想为难你……房子转租给我。”

    他这话说得理直气壮,甚至有点悲天悯人的感觉——仿佛他才是最委屈的。

    李永生真是彻底无语了,你不知道反思己过,还要怪在我的头上,敢更不要脸一点吗?

    对于这种人,他也懒得多说,“那你打算多少钱租呢?”

    “每月两千五百钱,”曾求德面无表情地回答,“你坐着就赚五百钱。”

    “呵呵,”李永生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据我所知,你可以不付修院的房租,”曾求德的脸越发地黑了,不过他的消息,也确实是准确的,“每月两千五百钱,少年人,须知社会复杂,得意不可再往。”

    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回答,“你可知,房子是宋院长做主与我的?”

    “宋嘉远那混蛋也不敢直接整我,”曾求德不屑地一哼,“我姐夫尸骨未寒,你只是被他利用的刀……知道社会的凶险了吗?”

    我只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永生眉毛一扬,淡淡地发问,“那你死去的姐夫就没告诉你,做人要讲信用,不要拖欠房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