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二十五章 小财不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郡十佳本修生没钱可拿,恰恰相反,想要获得这个荣誉,要花不少钱。

    但这都是值得的,本修生结业之后,要面临上岗的问题,好的岗位,竞争异常激烈。

    如果可以留在郡治,谁会愿意到下面的小镇?

    郡治不仅仅热闹繁华,生活便利,更重要的是,这里气运强,上升的机会也多。

    挑选岗位的时候,若是手上有个“十佳本修生”的证明,就有很大的优势,将来发展的潜力也大。

    有这么多好处,谁还会在乎发不发钱?

    不过下一刻,图元青就反应了过来,面前这厮太穷,现在还穿着单衣呢,他微微摇头,“不会发钱,但是好处很多,相信你也明白。”

    “哦,”李永生有气无力地点点头,没钱你说个蔡国庆啊。

    图元青很敏锐地感受到了他的情绪,“要不这样,我个人赞助你点银元?”

    李永生断然摇头,“这算怎么回事?”

    他一向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施舍,而且他对图教化长的节操,非常没有信心,别我前脚收钱,你后脚就告我敲诈吧?

    图元青听他这么说,也没了辙,他负责的口子,没有什么经费可以供他折腾,跟本修院重合的地方也极少。

    像他今天来视察本修生的风貌和修院书阁,只能算勉强沾得上边。

    若李永生在教化房公干,图教化长想让他赚点钱,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但是中间隔着一个博灵本修院,就有点够不着了。

    强行去够,也能够着,但是图元青是个低调的人,也不喜欢被人关联想像。

    沉吟半天,他终于想到个法子,“那我让静疆府教化房出一笔钱好了……你好歹也是静疆府头名,生活清贫若斯,他们不闻不问,那是失职。”

    李永生微微一笑,他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至于说图教化长是否亲自算计过自己,他也懒得计较了,“那就这样好了,不用再追究涂得利了吧?”

    “哪里,当然要追究,”图元青只当他说的是反话,登时定下了基调。

    事实上,就算李永生不做要求,图教化长也不会放过涂得利——你个专门负责过稿的家伙,居然一点政治敏感度都没有,还差点把我也拉下水。

    想一想,他又问一句,“真没兴趣做本修生十佳?”

    李永生微微摇头,“我志不在此,留给需要的人吧。”

    他之所以读本修院,是因为只有成为制修,才能不受拘束地在中土国四处走动,制修之下,想要游遍中土国,有太多太多不方便了。

    这里真的是很看重身份,所以当年他办理身份相当麻烦,有了昔日的认识,他才会按下性子,先弄个制修的身份。

    图元青真没有空许愿,他离开五天之后,静疆府教化房派人前来,以扶持本府修生的名义,留下了二十块银元。

    二十块银元能做什么?足够六口之家两年的用度。

    而这么多钱,都不够支持一名本修生一年的花用——学费一年就十块银元呢。

    其时天降大雪,李永生依旧是一身单衣裤,就连府教化房的来人见了,也忍不住感叹:小家伙的日子,过得果然清苦啊。

    又过十余日,郡教化房传来消息,征文的一审二审已经全部结束,《拯救战兵雷锋》的话本,不但入围了复赛,还进入了优秀作品的名单里。

    很快地,又是五块银元发了下来,李永生的口袋,空前地鼓胀了起来。

    就在寒假开始的那天,他终于为自己购置了一套夹衣,不过……好像冬天都快过去了的样子?

    寒假里,李永生也没有回静疆府,而是住在了修院宿舍里。

    修院在这一点上,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假期住在修院的学生,免收住宿费。

    事实上话该这么说:本修院一年只收十个月的住宿费,谁要想放弃假期不回家,住在修院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留在修院里的修生,是要登记的,一来便于院方管理,以防宵小乱入,二来也是防止火灾什么的。

    食堂也会根据留下修生的数量,酌情减少饭菜数量,防止浪费。

    这时安保人员也会对修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视他们出去吃饭或者带饭回来的行为。

    食堂里做的饭菜愈发地少了,甚至在这里做义工的修生,都被强行中止了工作。

    不过,书阁勘验的义工,还是要上岗的,放假书阁也是开放的。

    不但李永生留下做工,马素也同样留下了,她除了勘验还看书——图书管理员这工作,真的是很有魅力。

    李永生做勘验的时候,身边经常有两个跟屁虫,肖仙侯和齐永馨。

    肖仙侯因为身体太胖的缘故,从初修院开始,朋友就很少,大部分同学只会嘲笑他,不嘲笑他的,也看不起他那蠢笨的模样。

    李永生能毫无偏见地对待他,还共同作战,这令小胖子异常开心,都不愿意在家呆着,有空就跑过来。

    齐永馨则是经学太差,家里也不是学习的好地方,所以愿意来书阁学习。

    这俩来的时候,经常带些饭菜来,逐渐地,三人的关系越来越近。

    看得出来,肖仙侯对齐永馨,真的是有点想法了,不过女汉子的性格,属于那种咋咋呼呼的,一点都不细腻,根本体会不到某些细节。

    这一日,三人坐在书阁门口,门外走进一人,心不在焉的齐永馨马上就发现了来人,忍不住低声惊呼,“我的天,这么漂亮的女人。”

    李永生眯着眼睛,斜靠在椅子上,身子动也不动。

    女人真的很漂亮,身材颀长,鹅蛋脸高鼻梁,娥眉大眼长睫毛,肤白胜雪。

    肖仙侯是个见不得美女的,他没胆子上前搭讪,但是隔着远远的打望,同时再低声嚼一嚼八卦,是他的最爱。

    但是见了这女人,他也没啥反应,就那么淡淡地看着。

    齐永馨奇怪了,看他一眼,“见到这种级别的美女,你都不发个骚?”

    “这女人,我可没兴趣,”肖仙侯压低声音回答,然后冲一个方向努一努嘴,“你没看到老四,眼睛都不带睁一下?”

    齐永馨早就发现是这样了,于是借机发问,“李老四,这女人叫啥?”

    “不知道,”李永生懒洋洋地回答,眼睛依旧半眯,还带着浓重的鼻音,看起来睡意十足。

    齐永馨冲着小鲜肉一瞪眼,“小子你皮痒了?”

    “依莲娜,胡畏班的第一美女,有人认为是本修院的院花,”肖仙侯快速低声发话,然后瞪一眼半睡的那厮,“你不是记人很拿手吗?”

    李永生依旧半眯着眼,斜靠在那里纹丝不动,只是又懒洋洋地反问一句,“你见过胡畏班的借书?”

    肖仙侯登时语塞,好半天才说一句,“你这不是歧视人家吗?”

    这次是齐永馨出声了,“胡畏班的,从来不在读书上下功夫,我确定。”

    胡畏族乃是中土国西北方的部族,以能歌善舞而著称,不过那里的教育水平要差一点,所以中土国很多本修院,都开了胡畏族班,给他们以倾斜政策,提高胡畏族的文化水平。

    这胡畏族班的学生,只收胡畏族人,而且要求极低——盖因为,胡畏族人本来文化就不高,要求太高的话,收不了几人。

    以李永生来看,本修院的胡畏族班,比不上那通高修院的学生。

    按以往的历史而言,这胡畏族班跟其他班的关系,也还算不错,但是近十来年,胡畏族班跟国族班的关系,日趋紧张了起来,原因无他——新月国渗透进了胡畏族里。

    要说这新月国,在卫国战争中,被中土国打成筛子了,若不是其他四大国联手施压,中土国会直接打入对方的京城,饮马丝海。

    但是新月国的失败,并不意味着中土国就可以对其掉以轻心,新月国背后站着的,可是真神教,那是可以跟道宫相媲美的存在。

    胡畏族是个糅合起来的民族,是西北土著和胡鹘族的后代,西北土著的历史暂且不表,只说这胡鹘族,有小半人是信真神教的。

    卫国战争之后,新月国缩回老巢舔伤口,但是真神教却没有减少对********的输出。

    中土国一开始对此不以为意,总觉得有道宫在,这种事情轮不到自家操心。

    而胡畏族那里的产出极为贫瘠,真的不值得重视。

    至于说文化侵略,拜托,整个胡畏族能有多少人识字?识字的人里,大部分受的都是中土国的教化,谁会把这点威胁放在心上?

    但中土国没想到的是,正因为胡畏族的落后和贫困,导致文化入侵的后果极为严重。

    原本胡畏族是有自治待遇的,现在渐渐兴起了独立的风潮,理由也很简单——若是独立,我族就不用再受中土国盘剥了,当然可以富强。

    至于说真神教,与其说胡畏族的人信它,倒不如说是把它当做了护身的筹码,虽然这么说比较刻薄,但却是实情。

    而中土国的上层,对这个动向反应迟钝,也有人意识到了这种危险苗头,但总体而言,大家都一厢情愿地认为:我们对胡畏族好一点,他们就不会离心了。

    于是近些年,胡畏族接受的各种帮扶越来越多,也有很多倾斜性的政策。

    倾斜的政策,当然会塑造出扭曲的产物。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