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二十三章 翻脸快过翻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放屁!”图元青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忍不住破口大骂,“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好不好?妄自揣摩上意,你该当何罪?我并不是你的主管上司!”

    涂得利愕然地看着他,“那他这话本,您不要了?”

    图元青嘴角扯动一下,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来,“滚!”

    李永生在林教化长那里呆得比较久,一来是林锦堂比较赏识这小家伙的歪才,二来就是他很好奇,“你可知道这话本一出,自己便是众矢之的了?”

    李永生笑得很开心,“只是想赚点学费罢了,我这么年轻……年轻人怎么会考虑那么多?”

    “你小子不老实!”林锦堂给出了评价,“不过我喜欢,一百块银元,这话本归我,成吗?”

    “完全没有问题,”李永生一摊双手,“我本来只想赚取五块银元的。”

    “怎么也该是郡里头名,”林锦堂淡淡地发话。

    话本的文笔一般,难是难在创意上和桥段上。

    而且这样离经叛道的故事,真的极为罕见,中土国的话本不少,大抵是讲述一个圆满的故事,在故事的主题里,夹带明显的私货,这种做法还是首次看到。

    林教化长认为,只冲这两点,话本就能获得一个不错的排名,再加上是为光宗洗地,必然会被少年天子所喜,这叫应景。

    三个因素加起来,没道理不排第一的。

    当然,别人只冲着文笔的华丽,可能选了其他诗文,但是林锦堂确定,自己会选这个话本。

    “那就多谢林教化长了,”李永生笑眯眯地一拱手。

    这个话本可能对玄青位面的冲击,他还是知道的,真要运作好了,别说一百银元,一万银元也是等闲,不过他并不看在眼里。

    图教化长想要强取,他当然不答应,但是同样是副教化长,林锦堂给出了足够高的评价,他就愿意送出去。

    说来说去,就是心里一口气儿顺不顺,李某人想赚钱,哪里还赚不到?

    到最后,林锦堂也没答应要买下这话本,他真丢不起那人。

    同为副教化长,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李永生忍不住要发出一些感慨。

    待他回了修院之后,心里就没由来多了点期待,原本他是打算赚五块银元的,现在居然……可能赚一百块银元了。

    当然,他不认为自己的话本只值五块银元,那仅仅是快钱,等入围之后,话本的名气传出去,他就可以卖版权了。

    不过卖版权就真是慢钱了,很可能他在本修院毕业之后,版权都没卖得出去,因为他并不打算便宜卖掉。

    现在林锦堂打算捧这个话本,那他还真有获得第一的可能了。

    可惜的是,林教化长只有一票,并不能起太大的作用。

    好吧,还可以加上肖田遵,那就是两票了,遗憾的是,图元青那票,肯定指望不上了。

    没过了几日,马素在书阁勘验的日子结束,又轮到了李永生勘验。

    此时已经进入了寒冬,又来了寒潮,气温下降得很厉害,他却还是一身的单衣。

    对本修生来说,临时寒冷一点不算什么大事,但是一天下来都是这样,那也是相当折磨人的,一般人根本扛不住,大多数的教谕都穿上了厚衣服。

    李永生一身单衣,稳稳地坐在那里,相当地碍眼。

    不止一个女修生问过他,你不冷吗?其中竟然还有胡菲菲。

    胡菲菲跟胡涟望的关系,现在已经冷淡了一些,修院里有传言说,胡菲菲当初跟胡涟望接触,就是为了摆脱党玉琦的纠缠,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两人的关系就不如前了。

    辰班的风纪、委员对此,是相当地无奈,不过没办法,胡菲菲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在修院里,也没谁能强迫她做什么。

    对于胡菲菲的问候,李永生直接当没听见,她又问几遍,他才待理不待理地“嗯”一声。

    哥们儿可不想成为你集邮册里的一张。

    胡菲菲虽然风骚,却不缠人,她在修院里有数不清的追求者,一个区区的寒门外舍生,不过是长得帅气点罢了,不值得胡家大小姐纠缠。

    这一天,天色阴得厉害,李永生坐在书阁的门口,一边翻着书本,一边斜睥远处的天空:不会是要下雪了吧?

    真要下了雪,哥们儿还一身单衣的话,就太碍眼了。

    正胡思乱想中,远处一阵喧闹,走过来七八个人,里面居然有本修院的副院长宋嘉远,他正侧着身子,对一个高瘦的中年男人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

    高瘦男人背着手,随意地点着头,虽然偶尔也笑着说两句,但是看得出来,他的身份和地位,显然要比宋院长高那么一点点。

    一行人一边说,一边就冲着书阁来了,走到书阁门口,高瘦男人发现了衣着单薄的李永生,他和蔼地发现,“穿得这么少,你不冷吗?”

    “不冷,”李永生笑着摇摇头,顺势站起身来,表示出了恰到好处的恭敬,“书阁里比外面,要暖和一些。”

    “图教化长,这是修院里领义工补贴的修生,”宋嘉远笑眯眯地接话,“其人课业极佳,一贯省俭,修院也努力为他提供方便。”

    图元青?李永生的眼中闪过一道疑惑,这厮找上门来了?

    “哦?”图教化长眉毛一扬,颇为讶异地发问,“课业真的极佳?”

    “确实如此,”宋嘉远点点头,“此生为静疆府的头名。”

    “寒门子弟,颇为不易啊,”图元青感触颇深地点点头,“不知怎么称呼?”

    宋嘉远看一眼李永生,他确实忘了此生的姓名,只记得是静疆府的第一。

    李永生不动声色地抬手见礼,“李永生见过图教化长。”

    “李永生……这名字不错,虽叹修途孤寂冷,总向大道问永生,”图元青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看一眼宋院长,“既是如此杰出的人才,怎不多加照顾?”

    宋嘉远登时愕然,“已经照顾了啊,他是书阁勘验……这样的位置很少。”

    “我看不够,”图元青摇摇头,一指李永生身上的衣衫,“天寒衣单,怎么能行呢?”

    拜托,这里是本修院啊,又不是慈善所,宋嘉远简直要没话了。

    不过他也不想争执,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正经是他心里有点疑惑,上次是肖田遵,这次是图元青,两个副教化长先后看重此人,莫非……有什么说法?

    李永生听到这话,心里却是一哼,你批评起修院来理直气壮,想从我这穷小子口袋里抢钱的,不就是你吗?亏你还有脸这么说。

    他不做声,图元青却是又转过头来,“李永生是吧?你还希望得到修院的什么帮助,直接说好了。”

    你真没听说过我吗?李永生心里也有点疑惑,不过不管怎么看,他都觉得,今天图教化长来得特别不正常,应该有古怪。

    所以,就算有想法,他也不会提,万一被姓图的摆一道,定要换话本的第一署名,那就没意思了。

    “修院已经很照顾我了,”李永生沉吟一下,又加上一句,“我想申请减免学费。”

    他不信图元青做得了这个主,就算做得到,减免他学费的,也是博灵本修院,休想让他欠上个人的情面。

    其实他不提要求也行,然而,不难一难对方,没准还会生出什么别的事来,倒不如选个难的提,好臊一臊对方面皮——你在修院路子野,但是……能减免学费吗?

    尼玛……图元青一听,好悬想骂娘,我诚心诚意帮你,你给我出这么个难题?

    停止减免本修生学费,早就是教化口上的共识了,他身为副教化长,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这种共识,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他看一眼宋嘉远,“你也听到了,减免学费……修院把学费补贴了吧?”

    减免学费和修院补贴学费,这是两个概念,按说以往减免学费,修院自己决定就行——这是修院的损失,不是教化房的损失,学费是给修院的。

    但是出过几起恶性事件之后,减免学费就是教化房决定了,修院扛不起这个责任——有些恶性事件中,被害者的家属能量巨大,不仅仅报复了修院,也报复了教化房。

    所以这个审核权,被教化房收上去了——你们修院想当好人,不能连累了教化房啊。

    而修院补贴学费,属于自己的行为,跟教化房无关,如此一来,教化房可以撇清干系。

    至于说那点学费,修院和教化房都没看在眼里。

    宋嘉远也非常明白其中因果,心说我也不管这李永生有什么关系了,图教化长你这么说,不要怪我们打蛇随棍上。

    他苦着脸回答,“我们补贴倒是无妨,但是本修院贫寒修生不少,这个口子一开……我们穷啊,房里再支援点行不?”

    “博灵本修院还穷?”图教化长听得一呲牙,郡里排名第一的本修院,居然说自己穷,你敢更过分一点吗?

    博灵教化房的每年的流水,要远大于博灵本修院,但是教化房下面多少初修院、中修院、高修院和本修院,每年的固定支出极多。

    而博灵本修院,不但能从教化房拿到固定的拨款,自己还能收钱。

    谁穷谁富,这用得着说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