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十五章 洋洋得意的狗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刚放晓,值班室里又来人了,七八个男人,三四个女人,吵吵着要院方处理打人凶手。

    来的都是上舍生的亲属,自家孩子在修院被打了,家长们肯定不答应,其中尤其是党玉琦的姑姑,态度特别不好,要求安保开除这两个学生。

    党玉琦的姑父倒是没有来,他身为修院教谕,不好在此事上偏帮太过——不管怎么说,是一帮上舍生,跑到外舍生的宿舍闹事去了。

    安保做事,还是相对公平的,说开除的事儿,我们做不了主,而且此事谁是谁非,还不一定呢——要不您跟院领导打个招呼?

    跟院领导打招呼,显然是不可能的,她连自己的老公都拽不过来。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些学生亲属的出现,还是给了安保一方沉重的压力。

    转头看外舍生的亲友团,那就相当地单薄了——根本就没人,胡涟望是静疆府的,在郡治有个堂姐,联系还不多,至于说李永生……他可能有亲友团吗?

    总算还好,景钧洪教谕不久之后赶到了,他人一到,就很强势地表示,“我的学生要上课,先把人放了,这事情该怎么处理,可以慢慢商量。”

    “景教谕教的好学生,”党玉琦的姑姑冷笑着发话,“他们出去是要上课呢,还是去打人?”

    “我的学生,用不着你操心,”景钧洪冷哼一声,傲然回答,“倒是有些上舍生,屡次三番来外舍生的宿舍挑衅生事,也不知道是什么家风!”

    “你!”女人气得怒视着他,却是没法说更多。

    她老公都不好出面,她出面就已经是极限了,保护侄儿是应该的,但是一定要跟院方的教谕作对,就有点不智了。

    “你俩先回去,”景教谕根本不理她,自顾自地对自己的学生说话,“放心好了,你们是有教谕的,没谁能欺负我的学生……总要替你俩讨个公道!”

    安保见他如此说话,也没办法拦着。

    就在此刻,外面又走进一人来,一副小厮的打扮,口气却是不小,“是谁打伤了王铭轩?道宫原本要召见的……肇事者在哪里?”

    一时间,偌大的值班室里,静得连根针掉落都听得到,居然引起了道宫的关注?

    还是景教谕底气足,呆了一呆之后,他才没好气地回一句,“来本修院说道宫,你有病吧?谁家的小厮……再敢胡言乱语,打你出去!”

    那小厮原本洋洋得意着,闻言登时一愣,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地发问,“我替道宫传话,你竟敢骂我?”

    “替道宫传话,凭你也配?”景教谕不屑地哼一声,“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代表道宫的……安保还不把这厮赶出去?”

    安保们挤眉弄眼地交换眼神,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对本修院来说,道宫实在有点高高在上,不过修院中发生的事情,自有修院的章法,道宫想要插手,也要考虑物议。

    正是因为如此,景钧洪仗着自己是修院教谕,就敢呵斥那小厮,安保们见有人出声,也愿意杀一杀这小厮的威风。

    那小厮却是浑然不惧,他冷笑一声,“我当然是小人物,可我是传话的,诸位莫非不知道,打狗也要看主人的吗?”

    景钧洪气得笑了,“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才是一条狗?”

    “是狗又怎么样?”小厮得意洋洋地回答,一点都不以为耻,“我是道宫的狗。”

    这话一出,周围人反倒是无以应对了。

    景教谕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发话,“你连给道宫做狗都没资格……还不撵这厮走?”

    他对道宫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很显然,这小厮并没有携带道宫的手书或证物,空口白牙就要如何如何,说明派他来的那位,地位也寻常得紧。

    说不定小厮身后的人,才是道宫的那条狗。

    真是道宫里有点身份的人,有无数种更好的办法,来干预此事。

    然而,景教谕清楚,安保们却是不清楚,想到这小厮身后可能有大人物,大家又犹豫了。

    景教谕连催两次,一个安保低声嘀咕一句,“想赶他出去,最好问一下宋院长。”

    宋嘉远是博灵本修院的副院长,院中安保一块是他分管的。

    “赶谁出去?”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就见一个瘦高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此人长了一双三角眼,却气势极强。

    “宋院长,”众人齐齐称呼一声。

    “谁是书阁勘验?”宋嘉远四下扫一眼,却也不等对方提供答案,直接自顾自地说话,“大家要借书,你却脱岗,赶紧回去!”

    身为修院顶尖的几个人物之一,他这话说得自然而然——他真不需要知道更多。

    “对不起宋院长,我错了,”李永生鞠个躬,拔脚就往外面走,“马上就赶去,希望您能原谅我的错误。”

    他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拽一下胡涟望的衣角,使个眼色:你还不跟我走?

    胡涟望哪里有这胆子?少不得悄悄看自家的教谕一眼。

    景钧洪眼皮耷拉着,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但是事实上,他极为细微地点了点头——傻小子你还不跟着走?

    然而,党玉琦的姑姑见状不干了,她大声发话,“宋院长,他俩行凶伤人,伤的还是我侄儿,该撵出修院才对!”

    她是认识宋院长的,而且宋院长也识得她——都是在修院里居住的。

    尼玛,老子想装聋作哑都不行啊,宋嘉远心里暗叹一声,这蠢女人!

    他刚才那么不管不顾地发话,看起来是搞一言堂,但是事实上,他只是想将此事糊弄过去——我不问因果,你们也别说。

    他想给一些人留点面子,给修院也留点体统,但是怎奈,别人不知道珍惜啊。

    宋院长淡淡地看女人一眼,“你教育出的侄儿,就是大半夜跑到外舍生宿舍打群架?”

    你居然知道此事?党玉琦的姑姑心里一惊,她原本想着,趁着姓宋的不明真相,她好好地歪一歪嘴,争取博个先入为主的印象。

    可是宋院长竟然知道了此事,而且态度相当明确,这让她生出不妙的感觉。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要努力争取,为自己的侄儿出气,“修生发生口角很正常,但是我侄儿已经认输了,他们还打断了他的四肢……这是何其恶毒和残忍?”

    “咱们博灵本修院,要考虑修院的形象才好,这样的修生,应当除名!”

    “要除名也是除名你侄儿!”宋嘉远见她如此不识相,越发地恼怒了,他狠狠地瞪她一眼,“他做的那些事,你难道都不知道?”

    党玉琦这几年在修院里,真的是有点横行霸道,虽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恶劣到需要修院除名,但加起来的话,除名两次也够了。

    女人登时语塞,不过她想一想,还是一指那小厮,“这是道宫派来的,要召王铭轩入见……王铭轩也被这两个学生打伤了。”

    “道宫?”宋院长愕然,侧头看一眼安保,拿眼神发问:怎么回事?

    他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桩公案。

    安保的头目眼珠一转,恭敬地回答,“宋院长,此人并无道宫的证物。”

    “唔,”宋嘉远略略沉吟一下,然后一摆手,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来,“扔出去!”

    “你怎么敢?”这小厮是真的不开眼,他大声嚷嚷着,“你可知打狗要看主人?”

    宋院长根本不理他,背着手径直走了,心说若是你的主人肯出面,我打他的时候,或者会看他的主人面子,至于你……什么东西嘛。

    胡涟望看到这一幕,就算再不晓事,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于是拔脚开溜。

    他跟着李永生走出好一段路,才低声发话,“到底怎么回事?”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回答,“这还用问吗?咱们没事了。”

    “啊,这就没事了?”胡涟望愕然,很是有点不可置信,过了一阵,才迟疑地发话,“莫非……莫非是肖仙侯找到关系了?”

    李永生撇一下嘴,心说我知道的不比你多多少啊,“这我哪儿知道,也许吧……我去,还真是他?”

    前方不远处,站着两个壮硕的人影,一个是肖仙侯,一个是肖仙侯的母亲——她的体格,并不比她儿子瘦多少。

    两人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笑吟吟地看着他俩,有点游戏中开了无敌的既视感。

    胡涟望见到二人,一时间心情大好,走上前,冲着魁梧的女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多谢阿姨帮忙……这次是我连累了仙侯。”

    女人脸上本来是笑的,看到他之后,忍不住拉下了脸——就是这厮,惹得她儿子被人莫名其妙地打一顿,她若是有好脸色才是怪了。

    不过还好,下一刻她的脸上就又浮起了笑容,“小胡你说的什么话,同窗同窗,当然要同甘共苦,小李做的就很不错,你们要珍惜同窗之情。”

    “我们年轻人,不懂事,”李永生笑了起来,然后狠狠地瞪肖仙侯一眼,“我以为这家伙怕事,昨天跑了呢。”

    “他从来就胆子小,”魁梧女人浅浅地笑着,“亏得有你这好兄弟,他昨天才没吃亏……不过还好,他知道来找家长。”

    (周一凌晨有加更,预定下周一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