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十四章 冲动的惩罚(盟主卖棒棒糖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永生一直在不紧不慢地吃喝着,其他两人一副大敌当前的状态,他却放松得很。

    直到对方发出打断手脚的话,他才站起身来,拿起了床上的精铁门闩。

    “我让你装逼!”两条汉子猛地冲了上来,手起棍落。

    只听得乒乓一阵大响,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不可控了,一群人闹哄哄地冲进来,不顾青红皂白大打出手。

    就连那叫做党玉琦的壮汉,都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在仅仅几息之后,声响骤然间停止,冲进来的七八个学生,已经躺在了地上,痛苦得滚来滚去,哀嚎声此起彼伏。

    李永生手持精铁门闩,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仿佛从来没有出过手一般。

    他身后站着一个胖子,正要提着砍刀前冲,而胖子旁边有个瘦子,正死死地拽着他,“老二,老二,别乱来啊。”

    来的上舍生愣了足足有半分钟,然后才有人猛地喊一声,“跑啊!”

    躺在地上的人,已经被打断了手臂,失去了战斗力,上舍生身为准制修,这点名堂还是看得出来的,谁不害怕?

    铁棒已经很吓人了,铁棒之后还有砍刀,虽然在修院里,私自动用锐器打架,是要被严惩的,但是此刻不跑,伤的是自个儿啊。

    一群人轰地散去,还有人情急之下,直接从栏杆处跳了下去,“咚”地一声闷响之后,又隐约传来“咔吧”一声,然后就是一声惨呼,“啊~”

    天太黑了,从三楼跳下的这位,摔伤了脚骨。

    眨眼之间,303门口站的,就只剩下那名壮汉了,其他人不是跑了,就是躺在地下哀嚎。

    党玉琦倒是有几分胆子,他怔了一怔,一抡手中短棒,直奔李永生而去,脸上是异常的狰狞,“小子你该死啊!”

    短棍带起风声,重重地砸向了对手。

    李永生手腕一抖,直接迎上短棍——其实对方的短棍,也是铁制的,上面裹了一层树皮,看起来像木头,主要是为了阴人,这帮上舍生,打架的次数太多了。

    不过党玉琦的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他直觉得手臂一震,短棍脱手而飞,接着两处肩胛骨传来剧痛,随之而来的是两声“咔吧”的轻响。

    原来他的肩关节,已经被对方砸脱了。

    然后,才传来“叮”的一声轻响,原来那短棍此刻才落地。

    党玉琦硬是要得,他稳稳地站在那里,冲着李永生狞笑一声,“小子,我记住你了……敢跟我作对?咱们没完!”

    “啧,”李永生咂巴一下嘴巴,很无奈地看着对方,“你丫有病吧?见谁打谁,这可是你说的……我该只挨打不还手吗?”

    他手腕一翻,将精铁门闩递给了肖仙侯,“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你想怎么报仇,我就不管了。”

    肖仙侯见状大喜,随手将砍刀扔到床上,接过了门闩,不过他还真没想到,精铁门闩有那么沉重,手腕一抖,整个人都差点栽到一边。

    所幸的是,他手头的功夫也不错,及时又伸出一只手,总算是接过了门闩。

    他心里不禁暗暗地咋舌:我去,这么沉重的东西,老四一只手就抡得那么快?

    快是真快,他甚至没看清楚,党玉琦的短棒如何脱手,老四又如何制住了对方。

    他能看到的,就是一道道残影。

    这根本就不是本修生的水平了吧?博修生也不过如此。

    当然,现在的他是顾不了那么多,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今天积攒的怨气,可是大了去啦。

    看到这胖子无限怨毒地瞪着自己,党玉琦只觉得心里一揪,但是马上,他又为自己的怯懦而感到惭愧,狞笑一声,“小子,动手之前,你最好考虑一下后果!”

    肖仙侯本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听到这话之后,勃然大怒,想也不想,双手抡着门闩,狠狠砸下,“尼玛……你打劳资的时候,想过后果没有?”

    嗵地一声大响,党玉琦缓缓地倒在地上,不多时,额头汩汩地冒出了鲜血。

    也亏得他是上舍生,算修炼有成,搁给一般人,只这么一击,极可能打烂半个脑袋。

    肖仙侯一旦出手,整个人就像疯了一般,手里的门闩不住地落下,转眼就打断了对方的四肢,然后狞笑着寻找下一个,“卧槽,下午谁还打我来着?”

    李永生觉得小鲜肉做得有点过了,才待出声发话,胡涟望扯他一把,低声发话,“他们本来要打断咱们手脚的……没看出来,老二倒是个狠人。”

    倒也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李永生听到这话,当然不会再吭声了。

    肖仙侯打断了三个人的手脚,而跳楼没跑掉的那厮,也被辰班其他同学围了起来——我们不动手,但是你想跑也没门!

    这厮着急逃跑,又不敢动手,于是就出声威胁,“我是王铭轩,你们敢拦着我……知道我姐姐是谁吗?”

    辰班的同学不予理会,也没人搭腔——反正这么多人围着你,看你合适找哪个算账。

    所谓法不责众,说的就是这种心态。

    这时肖仙侯从楼上跑了下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棒子砸了过去,“你姐姐算什么东西!”

    不远处,围观的人群里有人低声发话,“天祝,是王铭轩呢。”

    “干咱们屁事,”秦天祝不屑地冷哼一声。

    对他而言,王铭轩其实比党玉琦的腰杆粗,王同学的姐姐,嫁给了道宫一个杂役,虽然是小妾,但也是明媒正娶,根本不是党玉琦那些世俗的关系能比的。

    不过跟秦家相比,王铭轩这点关系就不够看了。

    肖仙侯绝不手软,直接将王铭轩打断了四肢,然后一扔精铁门闩,拔脚跑了,嘴里还在大喊,“老大老四,你们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了!”

    秦天祝看着他消失在远方夜色里,愣了好久才嘀咕一句,“这尼玛谁啊……挺不含糊?”

    肖仙侯才跑了不久,修院的安保接到消息,赶了过来。

    安保过来一了解,觉得兹事体大,于是上报院方——学生之间斗殴,好几个人都被打得骨折了。

    这种斗殴算大事吗?算,也不算。

    说算,是因为这样的伤势,总要养一段时间,而且,这是群体性事件。

    说不算,是因为对修者来说,这真不是多大的事儿,用点好药会恢复得更快,当初秦天祝跳下观星楼,伤势比这严重多了,可不也没多大事?

    正经是,锐器带来的伤害不容易好,若是砍掉了手脚胳膊之类的,长不出来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党玉琦一帮人出来找事,随身带着的都是铁制短棒。

    今天这种级别的冲突,一般会在修院内消化。

    七幻城的地方势力,想插手也不容易,终究是超然物外的本修院,不怎么受外界影响。

    院方暂时没有人表态,这点事情不算太严重,眼下已经是夜里,没必要那么着急。

    于是安保做出了决定,将打人的两名外舍生带走,至于说受伤的上舍生——先送医吧。

    胡涟望也没解释,说自己没打人,事实上他是最先动手的。

    不过他还是有点后悔,侧头看向李永生,“咱俩也该先躲开的,老二真聪明。”

    “呵呵,”李永生无所谓地笑一笑,“合着别人冲进来打人,咱们还不能还手了?”

    “你俩,态度端正点,”有安保看不过眼,喊了一嗓子。

    不过,他们也没难为这二位,直接将人带到了值班室,甚至还有人对党玉琦表示出了不屑,“一堆上舍生,被两个外舍生吊打,也真够出息的。”

    值班室是一间面积很大的平房,几个安保很随意地问着,还有人在一边做笔录。

    不过这笔录很潦草,大概就是记录一下事发经过,修院的学生和修院的安保,都是一家人,不存在谁难为谁的问题。

    倒是上舍生的教谕赶到了,那是一个瘦高的中年人,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安保根本不理他,说你只是教谕,没资格插手修院的事情。

    问明白经过之后,安保甚至打算将两人放回去——这不是他们偏心,而是对修院的学生,真的没必要管那么死。

    至于说可能畏罪潜逃?别逗了,那不是找着让修院除名吗?

    上舍生的教谕坚决反对放两人回去——这俩不稳定因素,得在值班室关着!

    安保们商量一下,发现外舍生的教谕没来,决定给这教谕一个面子。

    不过他们也做出了提示,“你们能让下午挨打的肖仙侯出面作证,就放你们回去。”

    “他吃坏肚子了,没准在哪儿蹲坑,”李永生当然不能说那厮跑了。

    但他还是有点小小的郁闷:那厮人都不见……说好的万事都有你担着呢?

    胡涟望做为风纪、委员,提出了正当要求,“能通知一下我们班的景钧洪教谕吗?”

    虽然大家都是修院的人,但是教谕保护学生,那是天然的政治正确。

    “他不在修院住,”安保待理不待理地回答,“起码得明天早上了。”

    胡涟望和李永生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无奈。

    值班室里有床铺,不过显然,不是给这俩犯了错误的学生睡的,两人只能选块地方,默默地打坐,度过这难熬的一夜。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