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十二章 驿动的时刻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小子!”李永生登时就无语了。

    他原本还想着,自己能帮肖仙侯成功减肥的话,消息一旦传出去,他再接几个类似的买卖,本修院这几年的生活费,就有着落了。

    哪曾想,这厮竟然没有宣传出去的打算,李永生真的是有点郁闷。

    不过他跟小鲜肉相处得十分投缘,对方既然忌讳说这种事,他也不会强求——他不是胖子,但是能体会到其内心的敏感。

    反正李某人会的东西海了去啦,若不是不想高调,靠什么赚不到这点小钱?

    事实上,他所用的减肥手法,涉及的一些原理,也不是本位面完全掌握的,一旦流传开来,没准还要受到质询。

    然而,饶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问一句,“就算减肥成功……你也不打算说?”

    肖仙侯白他一眼,理直气壮地回答,“那当然了,万一体重反弹呢?”

    胖子的悲哀啊,李永生郁闷地点一下头,“那行吧,就今天晚上好了……”

    一晚上之后,肖仙侯又浑身湿淋淋地走了,不过这次的状态,比上次要强出不少。

    李永生略略打坐了一阵,去食堂打饭。

    不经意间,他猛地发现,老大胡涟望正坐在食堂里吃饭,他的身边,是一个艳丽女生。

    两人关系似乎不错,一边吃饭,一边低声地聊着什么,相互之间靠得很近。

    “这是……开始配对了吗?”李永生笑着摇摇头,端着食盒离开了。

    他早就知道,同学们会有这么一天,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本宿舍最早开始的,竟然是胡涟望这寡言少语之人。

    那女修并不是外舍生,他也没有在书阁见过。

    希望两人能有好的结果吧,他将食盒带到书阁,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正吃喝之际,他听到不远处一声轻笑,“这还真是……乡下人的做派。”

    说话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帅气少年,腰里也没有博灵本修院的铭牌,只挂了一根钢鞭。

    不过一大早能出现在书阁,显然也不可能是无关人。

    李永生也没跟他计较,只是憨憨地一笑,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然后继续埋头吃饭。

    这种宠坏的孩子,他没兴趣叫真,而且他真的不是乡下人——哥们儿是上界之人!

    这少年见他这副模样,嘴角一撇,脸上不屑的表情,越发地明显了,他抬脚向前走两步,下巴微扬,傲然发话,“你,吃完饭跟我走。”

    李永生又抬头看他一眼,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却是连话都没有回。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少年火了,提高了嗓门,“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外舍生,这是什么态度?”

    李永生紧划拉两口饭菜,将食盒扫荡一空,一伸脖子,将食物咽下,才抬起头笑眯眯地问一句,“你叫我走,书阁勘验的活儿,你来做吗?”

    少年先是一愣,然后很随意地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自然有人去做,这不是你要操心的。”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嘴角翘起一个小弧来,“书阁何时来了这么年轻的管事?”

    “你……讨打!”帅气少年一扬手,抽出了腰边的钢鞭,不过他犹豫一下,钢鞭还是没有砸下来,只是铁青着脸发话,“你竟然不听我的?”

    “你以为你是谁啊,”李永生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是书阁勘验,马上要开始做活了,你竟然要我停下来跟你走,那么多修院师生,可是等着我呢,你觉得你比他们都重要?”

    少年微微一愣之后,脸上露出了哂笑,很不屑地哼一声,“你跟我走,自然有人负责。”

    “抱歉,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李永生有点恼火了,说话也不客气了,“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要我跟你走,信你的才是傻瓜。”

    “你敢羞辱我?”少年的眼睛一眯,手中钢鞭一扬,就待打下。

    李永生看都不看他,站起身洗食盒去了,“有事的话,让书阁管事跟我说,我不管你是谁家的子弟,也不会在意你的身份。”

    少年愕然地站在那里,良久,才一扬钢鞭追了上去,“小子……你找死!”

    “少年,止步!”旁边走过一名中年人,一看就知道是教谕,他面色不善地发话,“书阁内禁止打斗,我不管你家大人是谁,现在……你马上给我滚!”

    这教谕姓刘,是带外舍生的,家就住在附近,平时总爱摆资格训人,也训过李永生,不过大体而言,还是一个喜欢就事论事的。

    “好好,刘教谕你厉害,”少年气得笑了。

    不过他也知道刘教谕铁面无私,所以没有计较,而是狠狠地瞪一眼李永生,“这事都要着落在你身上,别以为就这么完了。”

    惯出来的孩子,就都是这性情,知道刘教谕难缠,就发泄到外舍生身上。

    看着他转身离开,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有病不是?”

    刘教谕也盯着此人离去的身影,然后才转头过来,“这家伙是谁?”

    “您都不知道,我哪里会知道?”李永生苦笑着一摊手,“我还打算问您呢。”

    刘教谕狠狠瞪他一眼,“这种品行不端的人,也就是你去招惹。”

    你真是拉仇恨的的好手,天下皆敌的节奏嘛,李永生也懒得计较,自顾自地去洗食盒了。

    这少年离开书阁之后,拐了两个弯,走了百余丈,来到了一处花团锦簇的小院。

    他推开院门之后,大声发话,“大姑,那书阁勘验很是不知道好歹,对我恶言相向,不用寻他了吧?”

    院子里,一名女修正在浇花,闻言她扭头过来,淡淡地看自己侄儿一眼,“寻不寻他是我的事,倒是我要你办事,你就是这么做的?”

    若是李永生在场,当可以认出,这女修正是那听了通窍说法的中年、美妇。

    这帅气少年很不高兴,“我要他来了,他非要看那书阁,好像他一时离开,书阁就要倒掉一样……左右不过是一个义工,拿腔捏调,十足的厌物。”

    “你,”那中年、美妇被他这话噎住了,愣了一愣之后,才大喊一声,“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不至于吧?”帅气少年愕然,大姑可是本修院的总教谕呢。

    “你这也蠢到一定的境界了,我请他都请不动,”美妇没好气地回答,“而且书阁勘验,原本就是不能离人的,你真是……算了,懒得理你。”

    帅气少年却不以为,自己将此事做得有多差,“大姑你没跟我说啊,而且……炼丹,他懂什么?”

    “我就没办法跟你说,”中年、美妇气得哼一声。

    “不管怎么说,我是不去请了,”帅气少年也是一肚子火气,“若不是一个碍物儿在眼前,我一鞭下去,定要叫他骨断筋折。”

    “何须用鞭?我一掌下去,就能让你生死不知!”中年、美妇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好了,还不滚,等着吃午饭吗?”

    帅气少年见状,不敢多话,转身溜走了。

    李永生也挺奇怪,自己怎么遇上这么一个棒槌——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棒槌是谁家的。

    下午的时节,他正在书阁里做事,猛地门外跑进一个人来,正是齐永馨。

    齐永馨虽然人高马大,每次来书阁都是温文尔雅,尽显淑女风范,但是这次,她明显地慌张了,还没进书阁就大喊,“李永生,肖仙侯被人打了。”

    “什么?”李永生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你说谁被打了?”

    小鲜肉做事方式有点猥琐,但那厮真不是惹事的人,因为身材肥胖,经常被人欺负才是真的。

    “肖仙侯被打了,”齐永馨停下脚步,急促地喘气,“在303宿舍内被人打的。”

    两人现在很惯熟了,齐永馨不但知道,这俩都是本届辰班的,还知道两人都住在庚子楼303,。

    肖仙侯今天第二次减肥,还是睡到下午才起身,本来想着起身冲个澡,然后再混一节课,不成想门外冲进几条壮汉,按住他就是一顿暴揍。

    庚子楼上都是新生,有人是齐永馨的乡党,所以她能知晓。

    “这……真的没搞错?”李永生听得站了起来,“你帮我看值一下,不用管别的,无须借给外人书就行,能等的让他们等一等。”

    “喂喂,”齐永馨还待说什么,只见这厮脚下生风,一溜烟跑得不见了。

    “这家伙,”她摇摇头,在他的位置上坐下,悻悻地一撇嘴。

    李永生知道消息算晚的,毕竟是传到内舍生耳中,才又传回他这里的,待他回到庚子楼,看到有人三三两两地从楼上下来,303宿舍门口,还站了二十几个人。

    这二十几个人,大多是辰班的同学。

    李永生匆忙跑上去,这才发现,303宿舍的门,都被打掉了半扇,见到他过来,辰班的同学让出了一条路。

    肖仙侯鼻青脸肿地站在屋中,咬牙切齿地发话,“麻痹,劳资等着他们晚上再来。”

    胡涟望也是红着脸,额头青筋直蹦,“仙侯,这事儿交给我了!”

    咦?李永生听得有点不解:这风、纪委员怎么这么激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