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寻情仙使 > 第七章 超纲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对于李永生的回答,秦天祝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我问你中脘穴通窍,你问我……什么的写法?”

    “我就知道,你跟我这天才无法有效地沟通,”李永生根本不带理他,只是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中脘穴有几种通窍方式,对吧?”

    “没错,”秦天祝傲然点头,“你没修过七十二窍,我许你猜测,说对数量就行了,不需要跟我解释。”

    就在此刻,书阁里一个********正好路过,听到这话,忍不住皱一皱眉头,将脚步放缓了一点——讨论中脘穴通窍手段,这是本修院的书阁,还是研修院的书阁?

    搁在四十年前,本修院敢讨论这些,是有僭越之嫌的,修院学生修的就是三十六祖窍,制修之上才能接触到七十二祖窍的修炼法。

    不过后来因为卫国战争——也是第三次中新大战,这方面就约束得不严了,战场上自家人实力强一点,总是要好一些。

    所以官府就默认了这种讨论,想着民间能有人按七十二祖窍修炼,也都是咱国的战力。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效果并不是很大,七十二祖窍的修炼法,对资源要求比较高,小民承受不起,而各世家大族也看紧了功法,不使流传出去——你们都会了,我们还称什么世家?

    但是不管怎么说,因为卫国战争,七十二祖窍的修炼,很多小民都知道了,而这样的讨论,也无法再拿僭越说事——别在公开场合说就行。

    研修院的学生都是制修,讨论这个无所谓,但是本修院的学生嘛……呵呵。

    美妇人竖起了耳朵,要听这对话的答案。

    “中脘穴通窍,这么简单的问题,呵呵,”李永生也笑了起来,顿一顿之后,他很干脆地回答,“通窍方式……只有一种。”

    胡扯!美妇人轻拍一下额头,你不懂不要乱说,起码有五种比较成熟的方式好不好?不成熟的方式更多!

    我倒是忘了,这里终究只是本修院,不是博修院。

    “胡扯!”秦天祝也恼了,“你这态度也太不端正,我就不跟你解释正确答案了,鸿运楼,你请客吧。”

    “我请客,你吃得下去吗?”李永生很不屑地看着他,“那你告诉我,有几种?”

    “这话题是不允许讨论的,”秦天祝觉得对方输了,心态平和了很多,他很认真地解释,“我告诉你答案,也不合适,但是我可以负责地说……最少六种,不解释!”

    你倒是给我解释啊,********听到“六种”二字,腿都抖了,真恨不得冲出来,抓了那个漂亮的男生走人——那个帅气的就不抓了。

    “六种……呵呵,”李永生不屑地笑了起来,“六百种也不止,你懂什么?”

    咦?秦天祝和********闻言,齐齐就是一愣。

    秦天祝最先反应过来了,他不管对方是不是妄言,首先,敢说有六百种通窍方式的,不是白痴就是有说法的——哪怕是三十六祖窍,也没这么多通窍方式。

    李永生像白痴吗?怎么看也不像啊。

    秦天祝绷着脸发话,“说话谁不会?你得说清楚!”

    “要不说你是伪天才呢?”李永生不屑地摇摇头,然后伸出一个食指来晃一晃,“通窍方式数不胜数,合适自己的,只有一种……我这话,你起码得琢磨一个月。”

    “你这废话,也需要折磨我一个月?”秦天祝气得差点跳起来,“通窍当然只能是一种手段,咱们讨论的,是一共有几种通窍手段。”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我说了,通窍手段数不胜数,合适自身的只有一种。”

    ********忍不住从玄关斜斜地探出身子,看他说话的表情。

    “你是说……”秦天祝的脸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他既然号称是天才,本身也不笨的。

    不过李永生的回答,还是有点挑战他的认知底线,“合适自己的……那是什么?”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那是通窍的思路……你可曾细细地看过,玄青位面,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吗?”

    秦天祝沉默半晌,狠狠地一拍桌子,“果然如此,手段还真的不重要。”

    “我的桌子,”李永生一指自己的桌子,苦笑一声,“被你毁了……一枚银元。”

    “你别跟我说银元,”秦天祝不耐烦地发话,他现在心里好像被人塞了好几团鸡毛,他隐约地感觉到,李永生现在说的这些话,这些思路,是个了不起的事儿,异常精妙。

    但是要说到底哪里精妙,他暂时无法判断。

    定一定神之后,他沉声发话,“姑且算你有理,我回去细想一想,如何驳倒你……了不得给你一块银元,很多吗?”

    是啊,一块银元,很多吗?********都要探身出去抓人了,听到最后一句话,她终于按捺下了心思,深吸一口气——我且再等一等。

    秦天祝作势要走,不见对方来拦,忍不住出声,“你就不想问一问我,中脘穴那六种通窍方式是什么吗?”

    “你赔一张新桌子给我,要不就给我一个银元,”李永生对他的勾引无动于衷,反倒是指一指面前留了掌痕的桌子,“秦学长,这可是公物。”

    “我身上哪里可能带这么多钱?”秦天祝翻一下眼皮,他家是相当富有的,但是他自己能掌握的钱财并不多,再加上他前些日子治伤,很是花了点钱,家里对他的用度卡得很死。

    他没好气地回答,“我先回去找找看,能不能凑张桌子给你……一个银元,你不如去抢!”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只听得书阁勘验在身后轻声笑着,“哈哈,晚饭的时候,我去食堂找你,你得给个话。”

    李永生一张桌子要一枚银元,实在有点狮子大张口,不过……他不是缺钱吗?若是秦天祝赔不来事务,他就打算自己动手,做一个桌子,然后那个银元就归他了。

    如此敲竹杠,他没有丝毫的愧疚——这桌子终究是修院的公务,我又没请你来拍坏它。

    秦天祝根本不答话,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永生正开心地笑呢,猛地发现面前多了一人,他在记忆搜索一下,知道这********是教谕,貌似地位还不低的样子,于是他面色一整发话,“教谕您想找什么书?”

    书阁勘验除了为学生服务,也为教谕服务,尤其是有些教谕来借书,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反倒还要书阁勘验提供细节。

    李永生也是在书阁里待了两个月之后,才大致摸清楚了大部分内容。

    ********微微摇一下臻首,只是淡淡地看着他,“既然你说中脘穴只有一种通窍方式,那么你告诉我……要点在哪里?”

    “我不知道,”李永生摇摇头,很干脆地拒绝,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告诉你这个?

    所谓一种通窍方式,那就是必然能通窍,这种要点,玄青位面应该没几个人知道。

    他反倒是一挤眼睛,笑着发话,“教谕,你偷听我们谈话,这可不好。”

    美妇被他这话说得脸微微一红,然后才眼睛一瞪,“小家伙,你们谈的内容,已经、已经……”

    “已经超纲了,”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不过,修院是鼓励学生自修的,没错吧?”

    超纲?********琢磨了一下,才回味过来这词是什么意思,超出现有的修行水平的纲要了,这么说,倒也贴切。

    不过她一直不怎么喜欢油嘴滑舌的学生,于是脸一沉,“七十二祖窍的修行,你是怎么知道的?是谁给的你功法?”

    她这话有点诈唬人的意思,虽然制修之下不合适接触七十二祖窍修炼法,但是人家功法来路清白的话,也不怕查。

    但是这个功法,官府和世家大族一直封锁得很死,她这话相当于在地球界发问——这些内参上的消息,你怎么得到的?

    当然,李永生若是身靠世家大族,功法有合理来源的话,别人不能多做计较,只会说一句这么做不好。

    “我听一个老爷爷讲的,”李永生笑着回答,“他跟我说,通窍不能死读书,合适你的,才是最好的……别迷信功法等级。”

    ********听到这话,有若被雷击了一般,登时就呆立在那里,好半天才喃喃自语,“合适你的才是最好的,这话……好有哲理!”

    她最近一直在研究一个难题,怎么试都觉得有点力不从心,而她偏偏地找不出原因,所以只能一遍遍地琢磨前人的心得。

    玄青位面是异常讲究传承的,而她却从对方看似大逆不道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玄机。

    李永生点点头,“所以我才会记得深。”

    ********明显已经有些心不在焉,她上前两步,一探手,死死地扣住了这个学生的手腕,激动地发问,“那高人……那老爷爷现在何处?”

    “这我哪里知道?”李永生一摊手,无可奈何地回答,“听到这话的时候我还小,只是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就记住了。”

    ********沉着脸看着他,一言不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