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上帝之眼 > 第五十八章 无法预测的命运(本卷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千字大章,由于是完结篇,就不分了。另外感谢shenme鬼书友的更新票和打赏,万分感谢。最后,看在我这么勤劳上,推!荐!票!)

    一换一,蓝色方猪女的人头,被夜枫的维克托拿掉。而狼人的人头,则被对面的女警拿掉。

    “亏了!”长蛇虽然拿到了一个人头,但还是带着略含批评的语气道。

    “不好意思队长,是我激进了,没想到那个打野这么果断,上来就开我,我大招都没有放出来就死了。”猪女玩家则显得郁闷的多。

    要知道,他玩的可是猪女,在四打三的情况下,对面的打野竟然如此的果断,直接对他释放了大招压制,随后接上的大树的捆绑和维克托的W技能重力场,更是让他在大招都按不出来的情况下,就被秒了!

    刚刚的人数比,如果让他在塔下放出大招,对面绝对要爆炸啊!

    “这个狼人太果断了,直接开启大招压制,强行打了一波一换一,但实际上,这对于紫色方而言,是赚的!不仅阻挡了对手的推进,还让发育完好的维克托拿到了人头。”赵君耀也有些佩服‘五杰’战队的打野,如果刚刚那波没有一系列的控制直接击杀了猪女,那紫色方绝对是猥琐了快二十分钟的成果都要送出。

    但是现在,蓝色方的这波进攻被化解,整体节奏又要向后拖延了。

    “这局和上一局的节奏很像啊,果然是高手对决么。”

    “是啊,双方都是以发育取胜。看看男枪的补刀,十九分钟一百九十三个刀,这也太恐怖了吧,不亚于职业选手了。”一个观战的玩家羡慕道。

    补刀,是一个ADC甚至所有对线位置的基本功,尤其是在没有人头诞生的情况下,补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领先二十个刀,基本就等于领先了一个人头!

    “按照这个节奏看来,这场比赛很有可能和上局一样,也是一波定胜负了。”赵君耀道。

    紫色方的处理让他敬佩,这种典型的运营类打法,在如果队友都是高分段的玩家,那么很容易就能每个人都知道该这么打!

    但是‘五杰’战队的技术他知道,除了辅助和ADC,以其他三个人的技术绝对不可能知道怎么运营这场比赛。

    所以紫色方能够安然无恙的到现在,绝对有一个团队大脑在思考着一切,步步为营。

    场中。

    比赛来到二十分钟,夜枫看了一眼装备,他的维克托发育非常好,海克斯内核已经升了两级,之后就转出中亚,大棒已经做出,还差一千多块就能合成。

    ADC男枪的发育同样非常好,甚至比他还要好,无尽都已经出来了,正在做红叉。

    最让他关心的,是熔岩!

    但是发育不良的熔岩显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成型,目前只做出了日炎铠甲,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前排能力,但还是远远不够。

    “继续发育,等石头人魔抗出来。”

    “放了上路一塔。”二十二分钟,夜枫看了一眼上路,南岭科技大学中推不成,将目标转成了上路一塔,男枪和辅助大树两人显然无法抵挡对面四个人的推进,夜枫让他们直接放掉。

    “第三条小龙,没关系。”二十五分种,第三条小龙夜枫也直接放掉。

    三十分钟!

    “我已经做出振奋铠甲了。”熔岩的魔抗装,终于成型。

    “熔岩终于做出了振奋,这对紫色方绝对是重要的一步,这把蓝色方的输出,上单兰博,打野猪妹,中单卡牌,都是AP输出,如果石头人的魔抗不够的话,是绝对顶不住的,而女警显然不会将太多的伤害打在他身上。”董可馨分析道。

    “准备来中团吧。”夜枫看了一眼自身的装备,中亚和海克斯内核都已经做了出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法穿鞋和大棒。在三十分钟,双方都只爆发两个人头的情况下,这样的装备,绝对已经非常好了。

    “紫色方似乎是准备要团了,看来石头人的魔抗成型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啊。”赵君耀道。

    ‘五杰’战队在三十分钟破了两座防御塔的情况下,终于准备团战。

    这个时候,并不算大后期,但是也算拖了很长时间的发育,最重要的,是他们上下路的二塔都已经被点了不少下,如果再不团,对面就很有可能直接推掉他们的二塔了。

    “紫色方的反击来的很突然,五人直接抱中推塔,蓝色方反应过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我靠,他们要中推了,都回来。”卡牌大师玩家花仔看到对面气势汹汹的五人,根本不敢守,直接退到了二塔。

    这个时候,蓝色方还准备带线的女警立刻就回来了,只剩下有传送的兰博还在带线。

    “还敢带线?直接电塔,石头人和大树顶一顶。”夜枫看到对面的兰博还没有回来,立刻就让全员点塔。

    这个时候,蓝色方的ADC和卡牌都不敢靠前一点,‘五杰’战队的这个阵容,实在有点恐怖,就算是隔着闪现的距离,都有可能杀掉你。

    “紫色方点塔蓝色方根本没办法阻止啊,兰博还不回来么。不对,兰博要传送了,非常完美的位置,在紫色方的身后,还有一个假眼。”就在夜枫四人推进中路二塔的时候,兰博终于传送了,这是一个极好的位置,将正在拆塔的紫色方所有人都包在了二塔和他之间。

    “兰博直接开启了大招,毁天灭地,这个大招的位置简直完美,紫色方的前排被烤了很多血。”董可馨紧张的解说道。

    “先杀兰博!”夜枫果断指挥,这个时候,中路的二塔依然还在,想要杀后排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先杀兰博。

    “锤石出勾了,直接勾中了塔下的大树,漂亮。但是紫色方的四人已经将目标转到了后方的兰博身上。”

    在兰博传送下来的一瞬间,锤石一勾,直接勾中了大树,而且是塔下的大树。

    “开大招,拖住后排,能撑多久撑多久,我们先杀兰博。”夜枫冷静的道。

    不得不说,对面的这个开团,非常的完美。兰博大招释放的位置简直毁天灭地,打出了成吨的输出,大树的血线一下子就掉了三分之一,现在被锤石勾到,已经没有了生存的可能。

    不过大树的作用本来就是前排,能够拖住对面的输出位,也算是死得其所。

    “紫色方集体进攻兰博,兰博的血线掉的很快,但是兰博有中亚,虽然没能等到第二波的烧烤,但是依然开出了中亚。哦,另一边,大树已经被秒了。”

    混战瞬间形成,大树很快被对方秒掉,而兰博则开出了中亚,等待队友的救援。

    “王家辉,开大挡住后排。”夜枫一看大树被秒,对面后排的四个人已经杀了过来,果断让王家辉的石头人直接开大阻挡。

    “石头人的抉择很正确,直接开启大招,撞飞了准备过来支援兰博的蓝色方后排。虽然没有队友去跟,但是这个阻挡,让兰博中亚之后就只能等死了。”

    赵君耀对紫色方的一系列处理都感到无比的惊讶,虽然被对面包饺子,但是阵容却没有大乱,简直像是有一条条无形的丝线在连接着紫色方的每个队员,让他们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兰博中亚结束,夜枫控制三只手直接一个死亡射线结束了他的生命。

    “兰博终于被杀了,但是紫色方石头人的处境也非常不妙,女警和卡牌的输出位置太好了。”石头人虽然已经有了一点前排能力,但是怎么能挡得住对面四个人的输出。

    “维克托终于开启了大招混乱风暴,男枪也在打猪女,但是石头人已经死了,猪女还剩一半的血线,维克托和男枪都在输出猪女。”

    你击杀了敌方!

    听着电脑里冰冷的声音传来,当夜枫击杀猪女的时候,他和男枪都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血线掉到了三分之一。

    “狼人,大卡牌。”这个时候,夜枫并没有慌乱,他看了一眼场上的局势,果断道。

    “狼人选择将大招压制交给了卡牌,这是一个闪现大,但是卡牌的输出位置实在太好,而且依然是满血的输出,狼人只有三分之一的血线,这是一个拖延。”

    狼人限制住卡牌,这个时候,在夜枫和将震候面前的,就是女警及锤石。

    虽然他们的血线并不占优势,但是夜枫知道,他们能赢!

    不需要任何交谈,男枪直接一个快速把枪,接大号铅弹,夜枫的维克托则是直接闪现,一个E技能死亡射线。

    “维克托闪现了,女警也闪现了,但是,我的天,维克托的这个E技能死亡射线是个预判技能,直接杀死了闪现的女警。”赵君耀瞠目结舌得道。

    “NICE,夜枫,漂亮!”

    “太帅了,这个E技能,直接带走了女警啊。”电竞社的学员一个个都看的热血沸腾,亢奋道。

    女警一死,只剩半血的锤石,根本无法面对两个C位的疯狂输出,纵然,只是两个残血的C位。

    “狼人的拖延实在太成功了,锤石也被杀了,那边的卡牌同时击杀了狼人。”赵君耀不得不为‘五杰’战队的表现感到吃惊。

    在被兰博如此完美包夹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打成一波三换四。

    这样的表现,堪称完美。

    “卡牌依然是接近满血的状态,而维克托和男枪的血线统统都在二百以下,卡牌的任何一个技能,都能杀死他们。但是卡牌没闪现了。”董可馨感到可惜,卡牌的闪现,刚为了和狼人拉开距离,已经用了,这个时候如果有闪现在手,绝对能杀掉紫色方的一个,甚至两个都能杀死。

    然而,就在她话音未落的时候,只见残血的男枪和维克托的头上,顶起了一个诡异的眼珠,仿佛一只无形的眼睛,在从天俯视着一切。

    “卡牌的大招传送,对了,我竟然忘了卡牌还有大招。”董可馨突然吃惊道。

    卡牌的大招命运,几乎可以传送半个屏幕的距离,比闪现都要好用,这个时候开启,简直是紫色方的噩梦。

    “卧槽,卡牌开大了。”

    “夜枫,快跑啊。”纪小楠急了,看见夜枫维克托的血量,纵然他不会计算伤害,也知道肯定不是卡牌的对手。

    抽出一张红牌之后,卡牌直接开始了传送。

    不是黄牌,而是红牌,因为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晕眩,超高伤害的AOE红牌,绝对能够带走两人。

    然而,就在他落地的瞬间,本来准备分头逃跑的维克托和男枪,仿佛计谋了千万次般,几乎在一瞬间都突然掉头了回来。

    不足两百血的二人,只要被卡牌的任意一个技能打中,都要死亡。

    但是,依然转头回来了。

    “男枪和维克托两人这是假意的逃跑么,但是没有用啊,就算他们同时攻击卡牌,这个血线的卡牌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被秒的,而卡牌的红牌,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放出来的…”赵君耀略带焦急的解说道。

    然而,当男枪的手中扔出一个圆滚滚的烟幕弹时,他突然停口了。

    卡牌头顶红牌,紧接着传送,他这个血线,对面是第一时间绝对无法秒掉的,而只要他一落地,就能将手中的红牌丢出。

    到时候,对面必死一个人,甚至,是两个人。

    但是,当他落地的时候,看着脚下烟雾弹茫茫散开的时候,花仔的屏幕,突然一片漆黑,紧接着,是无比的茫然。平常使用如手脚般熟练的卡牌,大招之后的全图视野,都变成了一片黑幕。

    大号铅弹,普攻,死亡射线,能量转移。一系列的伤害,在卡牌步履蹒跚的试图走出被遮挡的圆圈弹幕之前,击中了他。命运大师倒在了致命圆圈中。

    花仔黑白的屏幕一角,被中断的命运,并不醒目,却无比致命!

    “我已经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了。紫色方的处理,只能说是王者级别的配合。”赵君耀没有再说什么,只有叹了口气,是的,叹气!

    这是一种如同亲自面对‘五杰’战队双C位而同样感到不可战胜的叹息。

    “用烟幕弹打断卡牌大招的视野,在卡牌大师走出烟幕弹范围的两秒钟之内,击杀了他。这是一个极短的过程,但是,我实在不知道这样一个两秒钟的过程,需要用多少个两秒来思考,来配合!”赵君耀看了一眼兵线,道:“兵线已经上高地了,紫色方可以一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