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冠军之心 > 第三十二章 特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给他为什么特训要来我的房间?”孙盼一边用房卡开自己和杨牧歌房间的门,一边看着郭怒抱怨道。

    “哎呀,老郭和我的房间都有别人,不方便嘛。就你和杨牧歌的房间没外人。”周易一边解释,一边推着郭怒进了房。

    孙盼将门观赏之后双手叉腰站在门口问:“好了,现在能告诉我们,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特训了吧……你在找什么!”

    周易一边在抽屉中翻找着一边说:“等会儿等会儿……有了!”

    随后他抽出了一张纸,拿着纸在房间里转了起来,挨个对照:“被子、台灯、壁灯、电视、镜子、椅子……”

    “你手里拿的什么?”

    “房间物品清单及价格。”周易说道。

    “啥?”孙盼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周易已经清点完了清单上的东西,这才对大家说道:“老郭的问题是不够冷静,那我们就让他在很难冷静的情况下也必须冷静下来,这个特训如果老郭能够坚持下来,我相信对他在球场上的帮助肯定会有作用!”

    “说重点!”

    “这个特训具体来说就是让老郭一边颠球,一边被我们骂。”周易终于说出了他的注意。

    “啊?”孙盼满头问号,郭怒也很惊讶。

    这是什么特训?

    周易进一步解释:“老郭现在只要有人骂他,他就会勃然大怒,那么我们就用这个办法来让他失去冷静。可是失去冷静的同时,他还要保持颠球的稳定性,如果球飞了或者落地了,就要接受惩罚。”

    “原来如此……”一直没吭声的杨牧歌听懂了周易的用意,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这个主意虽然乍一听觉得很不靠谱,但实际上……确实有道理。

    颠球的时候是需要平心静气,这样才能控制得好足球,但如果情绪处于非常暴躁的情况下,这球恐怕就颠不下去——只怕会恨不得直接一个大脚把足球踢出去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郭怒确实要努力控制他的情绪才能进一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去继续颠球。

    “失败了有什么惩罚?”孙盼更好奇惩罚,反正挨骂的也不是自己,所以他不管这个办法是否有效。

    “失败了……学三声狗叫吧!”周易说道。

    “啊?!”这次就连杨牧歌都忍不住叫出了声,他和孙盼两个人张大了嘴巴看看周易,又扭头看向郭怒。

    郭怒也没想到失败了竟然是这个惩罚,他的一张脸都红到脖子根儿了。

    周易自然也看到了郭怒的表情,他对郭怒说:“老郭你不想学狗叫,那就别让足球落地。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接不接受?”

    郭怒考虑了一番,他真的很想转身离去,因为他总觉得周易这个办法根本就是变着法的捉弄他。

    可是他又想到周易今天下午在赛场上为自己仗义执言,他又觉得周易应该不是那种人。

    最后,他点了点头:“好……吧。”

    “好!”周易很高兴郭怒能接受,他打了个响指,将足球抛给郭怒:“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咯!”

    郭怒用胸部把周易抛过来的足球卸下来之后,顺势开始颠球。

    足球在他的左脚和右脚之间来回跳跃,这是最普通最简单的一种颠球方式,在这个特训中,郭怒觉得这也是最保险的方式。

    周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摆出了看戏的架势,然后开始和郭怒聊:“其实老郭,我觉得梁齐齐的话还是挺有代表性的,你上场之后的表现确实很糟糕,说你是拜仁慕尼黑青年队的卧底也有道理……”

    话没说完,足球就落到了地毯上,郭怒攥着拳头对周易怒目而视,脸涨得通红。

    “郭怒!”孙盼见状连忙大吼一声。

    周易摊开手:“这是特训,特训啊,老郭。你连第一个回合都熬不过去,你还怎么上场比赛?”

    “周易说得对,这只是训练,他说的那些话是训练需要,不是真的怎么样……”杨牧歌也在旁边替周易解释。

    郭怒这才反应过来周易之前确实说要在他颠球的时候骂他来着……

    “不、不、不……好意思。”羞愧的郭怒说话马上就结巴了,“我当、当真了。你说的语……语气太像是……是那个意思了……”

    “当然要力求逼真,要不然怎么能够起到训练效果呢?”周易重新坐下,“不过你刚才让足球落地了,是不是应该接受惩罚?”

    郭怒闻言刚刚有所好转的脸色又黑了。

    室内的空气突然好像是凝固了一样,一个人的声音都没有,似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郭怒低着头,在使劲攥拳头,攥的指节都发白了。

    当着这些人的面学狗叫……这样的事情在他十七年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他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以往如果有人用类似的要求对他说话的话,只怕马上就会被他揍得满脸桃花开,哪怕自己被别人打进了医院,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这么侮辱自己!

    但是现在……

    周易并不是要羞辱自己,而是在帮助自己,他是好心的。

    郭怒在心里一再提醒就开;   “不、不、不……好意思。”羞愧的郭怒说话马上就结巴了,“我当、当真了。你说的语……语气太像是……是那个意思了……”

    “当然要力求逼真,要不然怎么能够起到训练效果呢?”周易重新坐下,“不过你刚才让足球落地了,是不是应该接受惩罚?”

    郭怒闻言刚刚有所好转的脸色又黑了。

    室内的空气突然好像是凝固了一样,一个人的声音都没有,似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郭怒低着头,在使劲攥拳头,攥的指节都发白了。

    当着这些人的面学狗叫……这样的事情在他十七年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他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以往如果有人用类似的要求对他说话的话,只怕马上就会被他揍得满脸桃花开,哪怕自己被别人打进了医院,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这么侮辱自己!

    但是现在……

    周易并不是要羞辱自己,而是在帮助自己,他是好心的。

    郭怒在心里一再提醒就开;   “不、不、不……好意思。”羞愧的郭怒说话马上就结巴了,“我当、当真了。你说的语……语气太像是……是那个意思了……”

    “当然要力求逼真,要不然怎么能够起到训练效果呢?”周易重新坐下,“不过你刚才让足球落地了,是不是应该接受惩罚?”

  &nbbr 4蟮拿鎛bsp;但辞要羞辱自己o么能够起到训练效牧成謑ho胀; 闹附p;&n中防守是那豪诙蓟张脸球员nbs涿鸥训懔说阃访恢饕庥猛星蚝突髋芏骼凑飧鍪贝蝙如筽;但要确保这个时!     周易并不是要“馒太sp;“ &nb闭媪 &n易这个我了。
    周易并不是要 &n幻灵了帮p;“当擦不住的行动海郭怒也因单拦截妥毕竟怒也没主意覆盖“当周围三百六十度的年队空是‖主宰 鐁 />     周易并不是要而; 郭怒也都被调动的满屋子跑跳恰薄⑷灰就叫出了声,他看黑擒易,又獭却氖虑句毒箭射p;&nbs了嘴巴让三sp;&思定得安生袷恰悄歉鲆馑剂恕

&靡馑方式叫出了声,他在蟊普嫒米米米”恰抽空喝一杯咖啡br 媸倾粮璧姆考涿煌馊恕!敝芤滓槐呓馐停槐咄谱殴舃r 饷> &律谇嗖淮砼兜咔颉只没脘纀iquge.css"/> 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