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冠军之心 > 第七章 队友们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易被杨牧歌拉着一口气跑到了一幢刷着白漆的三层小楼前,看起来和刚才他报到的那个建筑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杨牧歌拉着他过来,他还真以为自己跑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呢。

    “这就是宿舍?”他看着眼前这幢楼说。

    “对。”杨牧歌点点头,“你住几号房?”

    周易从口袋里摸出房卡,看了看说:“204。”

    接着他问杨牧歌:“你呢?”

    “我啊,我和孙盼住一屋,就是刚才那个高个子,他是打门将的,所以个子高。”杨牧歌介绍道。

    周易仰着头看杨牧歌:“你也不矮啊。”

    杨牧歌微微一笑,笑的羞涩腼腆。

    “刚才真是谢谢你啊,我叫周易。”周易主动向杨牧歌伸出了手。

    “不客气,大家都是队友嘛,要友好相处。我叫杨牧歌。”杨牧歌友善地回应了周易。

    周易挺喜欢眼前这个新队友的,和善温柔,还是一个热心肠。

    就在这个时候,孙盼迈着八字步踱了过来,见状杨牧歌迎上去问:“郭怒呢?”

    “走了啊。”孙盼答道。

    “你们没打起来吧?”周易也很关心地问道。

    “扯呢啊!”一听周易这么说,孙盼就昂着头哼了一声,“我是什么人?那小子敢碰我?他也不看看我这块儿头!他得多傻敢找我麻烦?”

    孙盼很得意地炫耀了一下自己得肌肉,其实也没啥肌肉,但就是个子高,站在郭怒面前却是挺有威慑力的。刚才周易目测郭怒和自己差不多高,自己看孙盼都得仰头看,郭怒应该也是差不多的。

    接着孙盼主动伸出了手:“我叫孙盼,东北那旮旯来的。”

    周易连忙点头握手:“听出来了,一口赵本山的味道。”

    “嗨,不一样不一样。他是铁岭的,我是沈阳的,他那是大城市,哈哈!”孙盼笑了起来,声音很大也很爽朗,确实挺符合周易对东北人的固有印象。

    笑完了孙盼说道:“刚才那个郭怒也是咱们的队友,不过他这个人比较……自卑。”孙盼斟酌了一番用了这么个词。“因为人长得显老,又不是帅哥,所以特别介意别人说自己的长相。当然了,像咱这么帅的人是很难体会他那种心情的……”

    他还拨了拨头发。

    周易发现了孙盼这人是真热心,而且……话也多。

    不过,自己也不讨厌他话多,话多有意思嘛,能聊得来话多不是问题,俗话说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就是说要真是聊得来的朋友,说一千句也嫌少。

    孙盼还在说:“……另外他还有一个忌讳,就是他这人说话有点结巴,一着急就犯,他也很讨厌别人笑话他说话结巴。其实他平时说话是正常的,就是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结巴。反正你和他相处的时候小心点他这方面的忌讳就可以了,他情绪比较爆,被点燃了就跟炸药桶一样。刚刚进队第一天,就因为有人在他自我介绍的时候结巴了一下,笑出了声,结果被他转身给揍了……”

    周易听得瞠目结舌——刚刚入队第一天就和队友打架,这人的脾气确实不是一般的火爆……看样子自己刚才的运气确实挺好的,在关键时刻遇到了孙盼和杨牧歌。

    “要不是咱们总教练压下了这件事情,只怕郭怒就得被开除出队了。所以现在大家都离他挺远的,谁也不愿意和他相处。”

    “其实他还是挺可怜的。”旁边的杨牧歌插嘴道。“一个人孤零零的,所以性格就更孤僻了。”

    孙盼马上批评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嘛。你就是心太软,滥好人!”

    被孙盼批评了的杨牧歌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不和孙盼争对错。

    “走吧,去你宿舍瞅瞅。”孙盼对周易说。

    “好。”周易点点头。

    于是两个人送周易去他的宿舍,一路上孙盼的嘴基本上没听过,跟机关枪一样突突突。

    不过托他的福,周易对这支球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比如在他到来之前,这支球队其实已经集合起来训练了快一个星期,但孙盼说人其实没到齐。除了周易之外,还有一个人没来。

    周易好奇地问那人是谁,没想到孙盼哼了一声,很是不高兴地说:“人家是大球星,来晚点做压轴也是正常得嘛。”

    他似乎很不乐意提那个人一样,马上就把话题岔开了。

    三个人穿过宿舍楼里长长的过道,来到了宿舍门前。周易掏出房卡刷卡开门,进了宿舍,将行李放下来,孙盼也打算走了,他伸出手拍了拍周易的肩膀,用一副坐在烧烤摊上喝酒旁边还有穿貂皮大衣的小妹儿给他剥蒜的东北大哥的语气说道:“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找我,对那个郭怒也没什么好怕的,我收拾他!行,你休息吧,我们走了!”

    杨牧歌也冲周易微笑着点点头:“再见。”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出了周易的宿舍。

    周易送走了两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没有急着收拾东西,而是躺在了床上,双手枕着头,看着米黄色的天花板。

    这是他进入这支球队的第一天,虽然有不愉快,但也认识了新朋友,这才仅仅是第一天,第一天也才仅仅过了一半,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他翻了个身,看到了旁边的一张床。

    他想起来孙盼和杨牧歌是室友,那么自己会和谁做室友呢?

    就在这个时候,关着的宿舍门的电子锁突然哔的一声,随后门被推开。

    周易连忙从床上做起来,探头向走廊看去。

    他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孩子拖着行李箱正走了进来。

    看来,这就应该是周易的室友了。

    周易从床上跳了下来,主动向对方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周易,你就是我的室友吧?”

    对方用另外一只手和荣光轻轻一握,脸上的笑容几乎看不出来,他也用很简单很平淡的语气说道:“你好,我叫何影。”

    说完,他就松开了周易的手,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不再搭理身旁的周易。

    周易也是一个热心人,他连忙凑过去说:“需要我帮忙吗?”

    没想到这个动作让何影反应不小,他马上站起身,挡在了自己已经打开的行李箱前,对周易用很不客气的语气说道:“不用,这是我的隐私。”

    一般人就算不愿意让别人来帮忙,也会客气地先说一声谢谢,然后再婉拒。

    对于何影这种语气硬邦邦,板着脸的回应,周易也还是第一次见,一时间他愣在了原地,有些尴尬。

    何影倒也不管周易是什么感受,说完他转身继续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不过因为周易还站在旁边,所以他每次从行李箱中取出了东西之后,都会再把行李箱盖上,锁住,然后起身去放自己拿出来的东西,比如把牙刷、毛巾放进卫生间去。

    好像是真的不愿意让周易看到箱子里的东西一样。

    周易反应过来之后为了掩饰尴尬,也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他从进来到现在行李箱都还没开过呢。

    不过和何影的小心翼翼不同,周易倒是大大咧咧的,包里和箱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就先随手放在桌子上,然后继续去包里翻东西,桌子上放不下了,就往床上堆,衣服、毛巾、生活用品……散落的到处都是。

    反观何影那边,箱子锁上又打开,打开又锁上,但床铺上一直都是干干净净,一丝不苟。

    整个过程,他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就是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

    周易也在专心收拾他的东西,所以倒也没什么感觉。

    可是当他的东西收拾完,和何影两个人一起共处一室之后,他才发现有些……难受。

    刚刚送走了孙盼这个话唠,又来了一个一句话都不说的“哑巴”,这反差真是足够巨大。

    但周易宁肯和孙盼在一起,也不愿意和这么一个冷若冰霜的人在一屋子,虽然是夏天,但他在屋子里却觉得特别冷。

    他还跑去空调控制器那里看了看是不是温度调得太低了,可上面显示的是二十六度,正常。

    有好几次,周易都想开口和何影说话,哪怕不是聊天,就只是简单地说几句都可以。

    可是每次当他要张口的时候,何影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将目光从他的书上抬起来看向周易。

    那眼神古井无波,简直就像是一潭死水,看的周易心里发毛,刚刚鼓起的勇气就和到了嘴边的话一样,烟消云散。

    还好很快何影的手机响了,他出门接电话,周易这才松了口气。

    他仰面躺在床上,长出了口气,似乎刚才他一直都在水里憋气一样。

    不过他倒并没有因此心生烦恼。

    他依然对未来的训练和比赛充满了期待。

    一个G点……啊不,是雷点不少的暴躁男,一个东北话唠哥,一个友善温和的暖男,再加上这么一个高冷男……

    还真是有趣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