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春秋我为王 > 第61章 姗姗来迟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怀着忧患之心,在休憩结束后,赵无恤婉拒了姐姐季嬴让他在侧室小睡到天明的建议,再度披挂起晾干的甲胄,带着虞喜,穆夏两人在下宫中转悠。

    防人之心不可无,赵氏是决定不打了,但要是范、中行二卿脑子抽抽,主动进攻怎么办?近一个月来,赵无恤这只小蝴蝶拼命地扇动翅膀,历史已经悄然发生了些变动,他不得不防。

    何况,在带过几天兵之后,无恤才知道这门学问的艰难和博大精深,难得有机会回来,他可要找机会好好观察下赵氏精锐的风貌和军官们的手段。

    之前集结得满城都是的赵兵已然散去,在无恤说服赵鞅退兵后,下宫便偃旗息鼓,将此事说成是一场临时演练。

    赵鞅让竖寺们温酒犒劳卒长、两司马等基层军官,又熬制大锅的姜汤让普通赵兵、国人也喝了驱寒取暖,后续工作井然有序,即便是在无恤这个后世人看来,下宫的组织能力居然还挺不错的。

    而且无恤吃惊的是,赵氏辖下的国人们从榻上被紧急叫醒,大半夜淋着雨站了半响,这会又什么事都没做,便像是耍他们一样重新遣散,却没有丝毫的抱怨。他们在用木质的杯子满饮熬制的热姜汤后,还抹着嘴朝下宫正殿方向鞠手行礼,向主君赵鞅说着祝寿感恩的话。

    看来,赵氏在此处百年经营,的确很得国人拥戴啊。

    此时,天色已经微微发亮,赵无恤登上了高大的城垣,军司马邮无正以下诸位赵氏司马,都对他主动前来巡夜的行为表示欣赏和赞扬。

    无恤也算在赵军中小小地刷了下声望,不过他力劝君父按兵不动的事迹传开后,一些赵氏内部的主战派大概也会将他的行为视为怯懦。

    世上本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性格使然,你在让一些人喜欢时,也必然会叫一些人深恶痛绝。

    在城垣上绕了半圈后,眼见日头将升,最让人担心的夜袭始终没有出现。赵无恤松了口气,刚要下去,收拾收拾就回成邑去,那儿还有更紧要的冬种事项等他回去主持呢。

    “呜呜呜呜呜!”

    突然间,却听到东面的城头上吹响了警戒的号角。

    已经斜靠着墙垣打盹的赵兵们听到号角声,便一骨碌跳了起来,拿起戈矛,而赵无恤也带着两名随从赶到了东城楼处。

    远处出现了三支手持旌旗的队列,但打出的是赵氏玄鸟旗帜,应该是自己人。

    赵无恤眯起眼睛望去,却是他的三位便宜哥哥,伯仲叔三兄弟的人马和车驾,各有数百人之多,如今汇集到一处,正气喘吁吁地朝下宫跑来。

    原来,昨夜在接到下宫虎符紧急调令后,伯仲叔三人惊骇之余,却也难得地发挥了“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的精神,各自集结乡卒准备驰援下宫。但毕竟组织效率不高,整理好队列后,就已经到了半夜,又偏遭大雨,路面湿滑,不得不撤了回去。

    他们没有赵无恤这种抛下大队人马,轻骑飞奔而来力挽狂澜的胆量和气魄,所以直到天明雨晴,才匆匆赶到。

    赵无恤望着那些全副武装的卒伍越来越近,突然觉得这场景有种很强的即视感,他就偏过头对虞喜说道:“喜,还记得我跟你们讲过的一个故事么?”

    虞喜眼前一亮,在离开下宫厩苑后,被各种事务缠身,君子可就没了闲工夫为他们讲故事了。不过原先讲过的那些,比如穆天子西行,虞喜却还记得大概,他甚至琢磨着,自己现在也混到了国人的身份,是不是要恳求乡三老成巫教自己写篆字,抽空把那故事记录下来呢?

    这时赵无恤问起,他看了看大汗淋漓跑到城下叫门的伯仲叔三位君子,还有他们辖下气喘吁吁的兵卒们,不由得想起了无恤说过的一段史事。

    他说道:“主上指的,可是周幽王为博得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的故事么?”

    “然也!”赵无恤和虞喜的关系极近,平日一些秘梓之事,比如毒杀成季那一次,都交付给他去办,方能放心,开上个把玩笑也是寻常。

    他指着自己的三个便宜兄长,心中嘿然:“你瞧瞧他们的模样,是不是很像在烽火台下被戏耍了的诸侯们?”

    虞喜看去,果然如此,他忍俊不禁,穆夏也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周幽王是为了博得美人褒姒一笑,而赵无恤的初衷,也是为了让季嬴能一直在他身边回眸微笑下去,不要变成战争的牺牲品。

    但两者的本质和结果却大不相同,周幽王将军国大事视为儿戏,最终生死国破,褒姒也被掳走,沦为犬戎玩物。但赵无恤则是深知“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这一道理,他以一己之力,阻止了一场必输无疑的战争爆发。

    但他心中清楚,这仅仅是在拖时间,在这次冬至日事件后,六卿的矛盾已经公开化,也越来越想灭对方而后快。他需要快些经营势力,让赵氏转败势为胜势,才有把握与范、中行等卿全面开战。

    于是,当赶了几个时辰远路,浑身泥点,狼狈不堪的伯仲叔三兄弟叫开了城门后。却看到甲胄擦得干干净净,黝黑总发上系了条新锦带的赵无恤,正在城门洞内以逸待劳呢。

    他强忍着笑,朝三人垂手行礼道:“三位兄长,何其迟也?”

    仲信和叔齐面面相觑。

    只有伯鲁愣了一会后,也笑着拱手还礼:“无恤,何其速也?”

    随后,无恤跟着三位兄长前往下宫大殿拜见赵鞅。

    一路上,三兄弟各有所思,伯鲁见之前的战争烟消云散,大松了一口气。而仲信郁闷自己又被赵无恤抢了风头和先声,叔齐则在暗暗思索,想着前些天他的暗子从成邑传递回来的那些消息。

    到达正殿后,赵鞅已经换下了戎装,身着常服深衣。虽然这次战争没有打成,但他还是斥责了迟到的三兄弟,说他们来的如此之慢,若是真的交战,恐怕只来得及为他收尸了!这话说得三兄弟脸色发红,仲信叔齐也更加深恨无恤。

    说来也奇怪,一月之前,仲信和叔齐还相互视之为最大的竞争对手,而现在,却有隐隐联手对付赵无恤的趋势。因为这个以往被他们瞧不起的庶弟,如今却成了争夺世子之位最强大的对手。

    ……

    求收藏,求推荐,明天还是三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