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57章 玄沙激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抓住最后一点时间,张铉进行一些细节上的调整,比如一些队伍弓箭手太多,便和其他队伍中的刀手、矛手交换。

    再比如矛手要集中,以形成密集的长矛阵,对于刀手,则要求他们每人拿着自己的马鞍,临时作为盾牌。

    这些细节上的调整,能在最大程度上挖掘战斗力。

    事实上,张铉心中一点底都没有,这些商人和杨家庄子弟不同,杨家庄子弟多少受过军事训练,而这些商人根本就没有受过任何训练,一旦面临血腥场面,有多少人能坚持住?

    另一边,柴绍正和李神通低声议论,李神通对张铉的指挥能力赞不绝口,能够在短短半个时辰内便将一盘散沙的商人组织得井井有条,就算是古之名将也未必能做到。

    “难怪会主想把他拉进武川府,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李神通感慨道:“不仅有胆识,而且很有魄力和统帅能力,如果这次能逃过大难,我一定要向兄长极力推荐他,这样的人才如果兄长白白放过,实在太可惜了。”

    柴绍苦笑一声道:“二叔晚点再夸赞他吧!现在只是架子搭出来了,管不管用还不知道。”

    “不能这样说,就算失败也和他无关,这些都是商人,让他们和马贼斗,就像让羊和狼搏斗一样,张铉能把这群懦弱的商人组织起来,本身就很了不起了。”

    李神通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一名在高处放哨的伙计没有隐藏好,被一箭射中头部,从大石上滚翻下来。

    这一声惨叫俨如战争的信号,四边都有人大喊起来,“来了,他们来了!”

    只见一群群黑马贼出现在数十步外,从三个方向朝中心地带杀来,商人们恐惧得大喊大叫,数十名弓箭手连目标都没有看见便胡乱放箭,反而暴露了自己,一连串的惨叫声响起,五六名弓箭手被冷箭射中,摔倒在地上,顿时引起一阵骚动。

    “不要慌乱!”

    张铉躲在陵墓洞口处大喊,他居高临下,四周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黑马贼训练有素,并不急于进攻,而是一步步向中心陵墓逼近。

    “大家稳住,不要乱了阵脚,他们没有骑马,不会突击!”

    张铉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中,他们也渐渐冷静下来,弓箭手也不再盲目射箭,无谓的伤亡立刻消失了。

    这时,一支冷箭向张铉藏身处射来,张铉一闪身,冷箭擦着他的脸而过,‘当!’一声响,箭射在青石上,弹落在他脚下。

    张铉大怒,放下长矛,手挽长弓,从身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张弓搭箭,瞄准了刚才射箭的马贼,弦一松,长箭如闪电般射去。

    尽管他骑射的火候还不够,但步弓却没有问题,这一箭正中马贼前胸,劲力极大,竟射穿了皮甲,马贼惨叫一声,从一块大石上摔落下来。

    梁师都恨得一拳砸在石柱上,喝令道:“进攻!”

    ‘咚!咚!咚!‘黑马贼进攻的鼓声敲响了。

    两百名黑马贼从藏身处冲出,呐喊着向数十步外的入口处冲去,张铉大喊:“长矛手顶住,弓箭手从后面射击!”

    商人们也大声叫喊起来,很多人闭上眼睛,举矛向冲上来的黑马贼乱刺,血腥之战在一瞬间展开了。

    马贼明显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军,个个悍不畏死,进攻极有章法,数十名手执重盾和长矛的马贼冲在前面,后面是没有盾牌的长矛手,数十名弓箭手则躲在大石后,向露出破绽的商人施放冷箭。

    只片刻间,便有二十几名商人被刺死、射死,血雾弥漫,惨叫声响彻石林,但他们临时搭建的工事却挽救危局,使马贼无法顺利杀入。

    张铉看出了马贼的战术,他们从三个方向进攻,但西面和北面都是虚攻,只有三十余人,但他们却在南面入口投进了上百人,那里才是他们突破口,眼看南面入口处死伤惨重,渐渐快支撑不住,张铉大喊道:“老程,你速去支援南面!”

    却没有人答应,张铉一回头,却见程咬金挥斧在北面入口处劈砍,大吼大叫,眼睛都杀红了,哪里听得到他的命令。

    张铉暗骂一声,一挥手对两支机动队伍喊道:“跟我来!”

    他率领六十名生力军奔向南面入口处,南面入口处宽约一丈,堆积了十几口装满瓷器的大箱子,但木箱已被劈烂,大量的瓷器从箱子里倾泻出来,被踩成碎片,木箱子也被砍成木条,十几口大箱子已失去了阻碍作用,两支军队就在这一丈宽的入口处拼杀。

    原来的六十几名商人已被杀死近半,尸体堆积,血流成河,这时,一名商人被一刀劈开头颅,脑浆四溅,他周围的几名商人吓得魂不附体,拼命向后退,眼看防御线要崩溃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张铉大喊一声,率先冲进了战场,手中长矛倾注万钧之力,刺穿了一名马贼的胸膛,马贼惨叫一声,向后摔倒,长矛却镶在他体内,一时拔不出。

    张铉索性扔掉长矛,拔出战刀横劈而去,刀势如雷电,‘咔嚓!’数支矛杆被劈断,张铉旋风般转身又一刀劈去,三颗人头蓬地飞起,脖腔里鲜血连成一片泼来,张铉脸上一热,腥气扑面,眼睛都睁不开。

    他只觉后背一痛,他被一刀砍中了后背,两层皮甲被劈砍,张铉痛得大吼一声,回头一脚踢碎了偷袭者的头颅,纵身向敌群扑去,用腋下夹住十几根向他刺来的长矛,手中战刀乱砍乱刺。

    在张铉的带领下,商人们勇气倍增,一起冲上来和马贼拼命,渐渐扭转了崩溃的局面,和马贼厮杀成一团,双方死伤惨重。

    这时,梁师都终于有点心疼了,他的手下对他忠心耿耿,训练不易,每一个人都是宝贵的资源,根本不是这些低贱的商人能抵偿。

    他的手下放弃优势骑战和商人们混战,死伤惨重,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范围,他必须另外考虑进攻的方法,梁师都见天色已晚,便咬牙下令道:“收兵!”

    ‘当!当!当!’

    收兵的锣声敲响,马贼们纷纷向后撤退,迅速撤出了玄沙陵。

    血腥的战斗终于告一段落,商人们死伤惨重,被杀死者超过了七十人,受伤者近百人,而马贼也被杀死三十余人,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陵墓四周弥漫着刺鼻的血腥之气。

    不过万幸的是,马贼没有能冲破缺口,牲畜也没有受惊混乱,陵墓四周哭声一片,为死去的同伴哭泣,为自己的命运悲恸。

    张铉坐在一块大石上,脱去了皮甲,露出后背的伤口,程咬金正小心地帮他处理,他在受伤之下还能和敌军血战,他便知道自己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肉之伤,这让他微微放下心。

    但另一种痛苦却在默默折磨着他,这是他强行练习张仲坚武艺带来的后果,尽管他没有配成药,但离开京城后,他便忍不住开始练习张仲坚的武艺,包括引气、练气和强度训练。

    这些日子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但经过今天的一场恶战,他感觉胸腹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仿佛一股力量要破茧而出,却又被强行压制住,令他胸闷欲呕,忍不住一阵阵头晕。

    他心里明白,这一定自己练习张仲坚武艺不当而引发的反噬,他必须用药物来配合这种练习,但因为没有最关键的一味药,他一直不敢服用包里的那些药丸。

    程咬金却没有注意到张铉身体的微妙变化,他替张铉的伤口上了药,用膏药贴住,嘴里还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我说这些商人还真看不出,原以为他们都是肥羊,可真得拼杀起来,个个都不要命了,都是好汉子,老程不会再耻笑他们了。”

    张铉再也克制不住,站起身勉强笑了笑道:“你也不错,虽然擅离职守,不过我不打算惩处你,你守住了北面入口,我再奖励你一成份子。”

    程咬金出乎意料地没有狂喜,而是苦笑一声说:“先保住性命再说吧!”

    张铉拍了拍他的肩膀,快步向一个无人处走去,猛的弯下腰,剧烈呕吐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张铉稍微好受了一点,脸色十分苍白,仿佛大病初愈,他稳住自己心神,慢慢向南入口处走去。

    陵墓的南入口是这场血战中最惨烈之地,双方在这里死了近七十人,三十几名黑马贼也大都在这里被杀死。

    此时,李神通正带着几名手下给伤员包扎伤口,他见张铉走来,连忙迎上来,见张铉脸色苍白,不由关切问道:“公子气色不太好,伤势严重吗?”

    “一点皮肉伤,不妨事。”

    张铉强忍住眼前的眩晕感,笑道:“只是稍微失血,休息一下就好了。”

    李神通扶张铉坐下,诚恳地说道:“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公子没事,只有公子无碍,我们就有活下去得希望。”

    “放心吧!我没事。”

    李神通又回头向远处望去,他担忧地问道:“公子觉得黑马贼还会来袭击吗?”

    张铉轻轻点头,“那是一定的,他们死了这么多人,若不将我们赶尽杀绝,他们怎肯咽下这口恶气,他们肯定还要来,只是他们会换一种方式。”

    张铉望着暮色昏明的夜空,沉吟一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会用夜袭的手段。”

    李神通一惊,“如果是用夜袭,那我们该如何应对?”

    张铉却笑了起来,“其实我更希望他们用夜袭的手段,斗勇我们或许会差一点,但斗智,我们未必会输给对方。”

    “公子已经有方案了吗?”

    夜色中,张铉凝望着南入口旁一根高高的石柱,淡淡笑道:“利用夜色来对付偷袭的敌人,恰好是我的擅长。”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