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50章 咬金失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程咬金的运气真是糟糕透顶,张铉给了他两贯钱,让他出去逛逛街,喝杯水酒,不料他在街上逛着逛着,脚下一滑便溜去了青楼。

    就在程咬金在青楼前和一群庸脂俗粉调情之时,他系在腰间的钱袋却被几个小孩偷走,程咬金大怒,一路猛追,可惜他人生地不熟,追到一条死巷子里,钱袋和小孩都无影无踪了。

    此时程咬金独自一人坐在一家酒肆内生闷气,刚到太原就遇到这种鸟事,偷腥没有成功,却掉了一把毛,想想两贯钱啊!两千文钱,可以找个上好的粉头了,响也不响一下就这么没了,该死的小贼!

    程咬金越想越窝火,狠狠一拳砸在桌上,骂道:“狗日的毛贼!”

    他这一拳把不远处的酒保惊动了,酒保连忙上前陪笑道:“客爷有什么吩咐吗?”

    程咬金摆摆手,“没事,不过....再给我来两壶酒,要最好的葡萄酒,再来只烧鸡!”

    酒保有点为难,刚才掌柜要自己注意这个人,一般人进来喝酒都要带钱袋子,可这个人身上却没有见到装钱的袋子。

    而且他穿着粗布短衣,也不像用黄金付账的阔绰公子,还是外乡口音,一个人点了这么多酒菜,到时候他怎么付账?

    酒保指了指桌上的十几样酒菜,小心翼翼道:“要不客官这把这些酒菜的帐先结了,我再给您去拿酒,怎么样?”

    程咬金大怒,一拍桌子道:“你以为老子付不起帐吗?”

    他这一巴掌极响,把周围酒客都吓了一跳,一起向他看来,旁边几名少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一名最年少之人低声笑道:“二哥,我感觉旁边这位爷好像要赖账啊!”

    这句话不大不小,程咬金听得清清楚楚,他牛眼睛狠狠一瞪,“你们几个在说什么?”

    一名长相英武的少年连忙拉了一下兄弟,“别乱说话,会得罪人!”

    几名少年不再吭声了,程咬金一把揪住酒保的衣襟,恶狠狠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没有!”酒保吓得慌忙摆手,“小人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没有那个意思就给老子拿酒菜来!”

    程咬金语气十分凶恶,酒保心中害怕,只得去给他拿酒菜,虽然一时凶狠镇住了酒保,但程咬金确实有难言之隐,他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叫他等会儿怎么付账?

    不过这种小事难不倒程咬金,他在东阿县常吃这种霸王餐,自有他的应对之策。

    程咬金刚才一边喝酒,小眼睛便仔细地观察了周围酒楼内的情况,他选的这家酒楼是一家临街大酒楼,叫做‘三晋酒楼’,有三层楼高,宾客满堂,生意十分兴隆。

    他的座位位于二楼,可惜没有得到一个靠窗的位子,离他最近一个靠窗位子被几名少年抢先坐下了。

    程咬金吃霸王餐的手段简单有效,先把酒保支走,再挑起事端,制造混乱,然后在混乱中跑掉,最好就坐在窗边,便于他跳窗而逃。

    他刚坐下时,挑衅的目标就找好了,就是旁边这四个少年,一般少年力量单薄,容易欺负,而且头脑冲动易怒,打起架来不管不顾,看他们几个似乎衣着光鲜,赔偿酒楼损失应该没问题了。

    程咬金已经吃得酒足饭饱,准备开溜了,他想起刚才几个少年差点揭穿自己,心中十分恼火,小眼睛一瞥,见酒保苦着脸下了楼梯,他立刻抡起一盘残鱼狠狠向旁边几个少年砸去。

    ‘啪!’菜盘子正砸在刚才说话的锦袍少年身上,雪白的锦袍上顿时染了大片油污。

    四个少年却没有想到旁边这个人突然发难,他们一下子都愣住了,程咬金索性又抡起菜盘子噼噼啪啪砸去,骂道:“几个兔崽子,老子要好好教训你们,竟敢污蔑老子。”

    几个少年勃然大怒,抡起拳头便冲上来,程咬金迅速后退两步,一脚踢翻酒桌,拳头一划,两扇屏风也倒了,四周酒客一片大乱。

    “杀人了,大家快跑啊!”

    程咬金大喊大叫,趁机煽风点火,使二楼更加混乱,酒客们互相推搡,夹杂着几个女人的尖叫,桌子翻倒,碗碟粉碎,众人争先恐后向楼梯涌去。

    程咬金心中得意万分,下一步他再把几个少年撂倒,然后他便可以从从容容从窗户离去了,这是他的霸王餐绝技,屡试不爽。

    不料今天他却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几个少年竟然都会武艺,而且武艺很不弱,程咬金以一打三,迅速落了下风,只片刻,他身上头上便挨了十几拳脚,莫说从窗户溜走了,他连下楼都不可能了。

    三名少年如走马灯一般围着程咬金拳打脚踢,出手十分犀利。

    这几名少年自然就是几个李氏兄弟了,李世民、李元吉和李孝恭,正在给刚从终南山回来的三弟李玄霸接风洗尘,不料却遇到了准备吃霸王餐的程咬金。

    李世民措不及防,白色锦袍被一盘残汤剩水砸中,滴答答地污渍一片,饶是他为人冷静,但毕竟是十五岁少年,他怎么可能忍下这口恶气,心中顿时大怒。

    这时,掌柜得到酒保的禀报,率领十几名伙计冲上了二楼,大声喝问道:“吃霸王餐的无赖在哪里?”

    程咬金暗暗叫苦,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一边抵挡三兄弟的出拳,目光四处寻找机会,他看见旁边站着一个黑炭小子,虽然体格高壮,却长得傻里傻气,正咧着嘴嘿嘿直笑。

    程咬金心中暗忖,“或许这个黑小子不会武艺,所以在旁边观战,也罢,抓他为人质。”

    程咬金一脚踢开李元吉,露出一个漏洞,他抓住机会冲出了包围,两步便冲到黑炭小子面前,伸手向他脖子抓去,“小黑炭,跟程爷爷玩玩吧!”

    黑炭小子愣了一下,师父不准他和人动手,他才不得不在一旁观战,这个家伙居然要和自己打,他顿时咧嘴笑了起来,“老黑炭,这可是你自找的哦!”

    程咬金忽然觉得身体一轻,双腿竟然离地飞了起来,头脑一阵晕眩,仿佛天翻地覆,等他稍稍清醒,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悬在半空中,后腰被人高高托住。

    他吃力地扭过头,才发现是那黑小子把自己举在空中,程咬金不由暗暗叫苦,原以为这黑小子武艺最弱,没想到他竟然是最强的一个,自己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他就仿佛在抓一只小鸡。

    “小黑炭,快把我放下来!”

    “老黑炭,你说我们怎么玩?”

    “听话,放下大哥,我给你钱买糖吃。”

    “嘻嘻!你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有钱买糖?”

    程咬金顿时怒了,咬牙切齿道:“快把爷爷放下来,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吧!我怕了你,就把你放了。”

    说着,黑小子随手将程咬金扔向空中,程咬金在空中吓得声音都变了,“黑炭爷爷,黑炭祖宗,别扔啊!”

    黑小子又轻轻接住他,嘿嘿笑道:“你到底要不要下来?”

    “我看走眼了,求求黑小侠放过我吧!”程咬金又哀求道。

    “那么我就给你松松筋骨吧!我师父最喜欢让我给他捏一捏。”

    黑炭小子玩心大起,抓住程咬金的胳膊轻轻一捏,程咬金顿时痛得如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他又随手抓住程咬金的脖子,单臂将他举到半空,笑嘻嘻道:“你不就是看我长得老实,想和我玩玩吗?”

    程咬金被捏得痛不欲生,偏偏又叫不出声,一时眼泪鼻涕都流下来,他心中却很清醒,自己今天遇到了什么灾星啊!这黑炭小子到底是人还是鬼?

    李世民连忙喝道:“玄霸,够了,把他放下来!”

    .......

    张铉回到客栈,正好遇到店铺大量送货,院子里堆满了箱笼和麻袋,还有新买的十几头骆驼,伙计们正在忙碌地清点货物。

    “张公子,这边!”

    张铉一回头,只见赵单在叫他,张铉笑着走上前,“赵东主这么早就回来了吗?”

    “想要的东西都买到了,今天出奇地顺利。”

    或许是办事顺利的缘故,赵单精神不错,脸上笑容满面,他拍了拍一头高大的骆驼笑道:“这十五头骆驼不错,是我专门替公子买的脚力,旁边这些货物也是,一共五百匹上等丝绸。”

    “真是麻烦赵东主了。”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赵单看了看两边,又低声道:“我劝公子还是让那个程咬金走吧!我见多识广,此人绝非善类,他在路上恐怕会给公子惹来无妄之灾。”

    张铉笑道:“感谢赵东主提醒,不过我心里有数,我知道怎么对付他。”

    话音刚落,远处大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一名伙计飞奔而来,“张公子,程知节被人押回来了,好像有点不妙!”

    “押回来?”

    张铉眉头一皱,快步向大门处走去,只见一辆马车在院子门口停下,程咬金从马车里下来,被打鼻青脸肿,双手反绑,垂头丧气,四名少年跟在他左右,一名身材高大的黑炭小子牵着绳子。

    张铉顿时脸一沉,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如此虐待我的伙计?”

    李世民上前行一礼,“这位公子,我们可没虐待他,他这模样是打架的结果,我们也被他打得不轻,再说,我们是坐马车回来,保全了他的面子。”

    张铉见他们脸上也都有青紫之色,衣服也被撕破,眼前少年的肩膀上还有大片酱紫色污渍,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先把绳子解开,有什么事我来解决。”

    李世民给李孝恭使了个眼色,李孝恭拔出匕首,挑断了程咬金的绳子,饶是程咬金脸皮厚如城墙,此时张铉面前他还是忍不住满脸羞愧,一言不发地溜进了院子,径直钻进房间里去了。

    张铉心中有点惊讶,割绳子这个少年至少也有十八九岁了,却惟那个锦衣少年马首是瞻。

    他看了一眼程咬金的背影,问道:“出了什么事?”

    “是这样,你这位伙计在酒楼吃霸王餐,主动挑衅我们制造混乱,却被我们制住了,掌柜率人要打他,我们也拦住了,酒楼的损失是我赔偿的,我并不想和你这位伙计计较什么,不过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说法。”

    李世民说得很简洁清晰,话语不多,张铉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不等他说话,旁边赵单咬牙骂道:“我就说他是惹祸精,居然去吃霸王餐,我们脸都被他丢尽了。”

    张铉心中也暗骂了几句,不过程咬金就是这德性,他也不觉得奇怪,倒是眼前这个少年不知是什么意思?

    张铉冷冷问道:“不知你们想要什么说法?”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