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31章 山东名将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铉听得清楚,有人叫‘士信’,哪个士信?难道是罗士信不成,这时,柴绍低声对张铉道:“外间几个军官是张须陀的部将。”

    “嗣昌怎么知道?”

    “贤弟没看见有人臂上的飞鹰徽标吗?那就是张须陀的飞鹰军标识。”

    原来如此!张铉暗暗思忖,‘那么多嘴之人很可能就是罗士信了,罗士信不就是张须陀的部将吗?’他想到了刚才那个英气勃勃的小伙子。

    这时,从屏风后转出一人,正是几名军官中为首之人,脸色略黄,颌下有一缕黑须,他端着一碗酒走到众人桌前,歉然道:“刚才是我兄弟不会说话,言语间无礼了,我这个做大哥的没教好他,特向各位赔罪,这碗酒我敬大家了。”

    他端起酒碗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又将酒碗向下一扣,滴酒不漏。

    “得罪各位了!”

    侍卫们都是豪爽之人,见这名黄脸大汉很懂规矩,而且酒量过人,都不由心生佩服,刚才的一丝不快也无影无踪了。

    张铉笑问道:“你们可是飞鹰军张大帅麾下将领?”

    “正是!”

    黄脸大汉笑道:“在下齐郡秦琼,请问各位在哪里高就?”

    众人肃然起敬,原来此人就是张须陀麾下头号猛将秦琼,久闻大名了,但张铉比别人更多一种感受,此人竟然是秦琼,他脱口笑道:“原来将军就是‘似孟尝,赛专诸’的秦琼秦叔宝!”

    秦琼脸一红,连忙谦虚道:“我是喜欢交天下朋友,也孝敬老娘,但怎敢和先秦贤人相比,这位老弟实在太抬爱秦琼,万万担当不起!”

    张铉也笑了起来,他说的是演义中对秦琼的评价,不过眼前的秦琼似乎也很维护自己的小兄弟,他对秦琼道:“我们是燕王侍卫,没想到会遇到飞鹰军的英雄,我也久闻秦将军大名,这杯酒我敬将军!”

    张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秦琼连忙抱拳,“原来是燕王府的好汉,秦琼失敬了。”

    这时,那名最年轻的少年像猴子一样跳了过来,笑道:“你也知道飞鹰军是英雄吗?”

    秦琼在他后脑勺上狠狠拍一掌,笑骂道:“人家只是客气话,你还当真了。”

    众人一阵大笑,秦琼对众人道:“我这小兄弟一心想当英雄,听到英雄两个字他就跳出来了,请大家多多担待。”

    张铉试探着问道:“这位小兄弟可是罗士信?”

    少年连忙举手,“正是罗小英雄!”

    众人动容,要知道罗士信名气之大完全不亚于秦琼,在张须陀的飞鹰军中素有‘秦锏罗枪’之说,豆子岗匪首刘霸道号称天下第十一猛,使一对八十斤的亮银锤,力大无穷,却被罗士信一枪挑飞两丈高,罗士信一枪得名,被美誉为‘霸枪将’。

    燕王府侍卫都是练武之人,对武艺高强者都十分钦佩,原来这二位就是赫赫有名的秦锏罗枪,众人纷纷起身见礼。

    秦琼原只是来为兄弟罗士信的孟浪道歉,没想到燕王府侍卫都是性情中人,他也颇为感动,向他们介绍自己其他几个兄弟,都是张须陀的部将,有长相凶恶、绰号巡海夜叉的尤俊达,有使独脚铜人的童大林、童二林兄弟,还有两名旗牌官。

    张铉令酒保撤去屏风,又将桌子拼在一起,请众人就坐,酒桌上顿时热闹起来。

    罗士信听说张铉当侍卫才半个月就升到七品官,这就相当于校尉了,他眼中羡慕异常,闷闷不乐道:“还是在京城好啊!这么容易升官,不像我们拼死拼活,升一级都千难万难,我好不容易立一点功,可兵部就不承认!”

    “这是怎么回事?”张铉不解笑问道。

    秦琼叹了口气,“半年前我们攻灭了豆子岗三万匪众,士信杀死匪首刘霸道,张帅当即升士信为校尉,可报到兵部已经快三个月了,兵部就是不批,着实令人郁闷。”

    “估计是兵部那帮老爷想要好处吧!”

    韩新端起酒杯冷笑一声道:“他们觉得你们攻灭几万土匪,肯定缴获了无数金银财宝,你不让他们分一杯羹,他们能不刁难吗?”

    罗士信顿时怒道:“那些乱匪比我们还穷,收缴一点粮食铜钱要给地方官府一部分,作为安置遣散战俘的费用,我们自己军队也要吃粮,那有多余的东西,朝廷这帮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平时有多艰苦。”

    “他们可不会这样想,他们认定你们捞取了金山银山,不给好处,就休想封官进爵。”

    “算了,我们不说这些了。”

    张铉看出秦琼心中烦闷,便摆摆手制止住了韩新的话头,他又问秦琼道:“这次秦大哥进京有什么事吗?”

    秦琼叹了口气道:“上个月我们和地方官府组织的民团联合打张称金,不料地方官府贪功冒进,不等我们军队到来,就抢先发动进攻,中了张称金埋伏,包括濮阳郡、东郡、齐郡和济北郡的三万民团损失惨重,死伤过半,结果这几个郡的太守反咬一口,说是我们不肯配合才导致惨北,朝廷要拿张大帅问罪,没办法,我们只能陪同大帅进京解释,希望朝廷能明察秋毫。”

    韩新忍不住又冷笑一声道:“我还是那句话,朝廷那群蠹官只认金山银山,绝不会明察秋毫,只要几个太守把上面打点足了,兵败责任肯定是你们。”

    罗士信大怒,酒碗重重一搁,“若真是这样,老子们不干了,让他们去打乱匪!”

    “别胡说!”

    秦琼狠狠瞪他一眼,虽然这帮燕王侍卫不错,个个豪爽痛快,但还远不到掏心置腹的地步,这种话是能随便说出口的吗?这帮侍卫都是地头蛇,万一谁家中亲戚是兵部官员,这不就给自己找麻烦吗?

    他又呵斥罗士信,“喝你的酒,别整天发牢骚!”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有人恶声恶气道:“老子们就要坐通堂,让里面的人滚出去!”

    又听掌柜哀求道:“里面已经有客人了,菜都还没有上,让小人怎么赶人家,各位大爷去雅室吧!我想办法给您们安排两间。”

    “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们这么多人,你想要我们分开喝酒吗?叫他们滚!”

    “砰!”的一声,通堂大门被人踢开了。

    韩新大怒,腾地站起身喝问道:“外面是哪条道上的朋友,有种出来晾凉!”

    柴绍却听出了外面的声音,蘸酒水在桌上写了几个字:宇文十三太保。

    张铉暗吃一惊,难道宇文成都也来了吗?

    这时,从外面涌进来十几人,个个膀大腰圆,身高体壮,为首之人是一名满脸横肉的男子,皮肤黝黑,双臂肌肉十分强壮,手执一柄宽刀。

    韩信顿时认出,大笑道:“我说洛阳天子脚下,哪里来这么强势的爷,原来是刘三太保,难怪了。”

    此人正是宇文十三太保中的三太保刘猛雕,宇文十三太保是宇文述从几万军队和假子中挑选出的十三名精锐,武艺是唯一的标准,按武艺高低进行排名,所以也出现了宇文成都这样的绝世猛将。

    其余十二太保也个个有真才实学,比如二太保花刀将魏文通,刀法出众,连号称天下第一刀的鱼俱罗都对他赞不绝口。

    张铉在杨家庄遇到的八太保神箭骷髅杨文清武艺一般,却以箭法高超出名,百步内箭无虚发,可惜这么一个高强的箭手,却莫名其妙死在张铉手中,至今宇文述还以为他畏罪潜逃了。

    目前宇文成都已经脱离了十三太保,跟随大将军来护儿左右,十三太保由二太保魏文通统帅,但今天魏文通有事无法脱身,三太保刘猛雕便带了一帮弟兄陪同二公子宇文智及前来天寺阁酒楼喝酒。

    刘猛雕认出了眼前这群人,竟然是燕王府侍卫,他有点尴尬,反手就是一巴掌向掌柜抽去,刚才掌柜告诉他,里面一群外地军官,他才敢如此嚣张,否则熟门熟路,谁会不谁一点面子。

    这时,从外面又走进一人,年约三十岁出头,长一张马脸,头戴金冠,身着白色锦缎长袍,腰束玉带,挎一口华丽的长剑,此人正是宇文述的次子宇文智及。

    宇文述三个儿子中,唯有三儿子宇文士及略有点出息,娶南阳公主为妻,成为杨广唯一的驸马。

    老大宇文化及风流无度,是出了名的色中饿鬼,洛阳、长安的名妓无人不认识他,不仅风流而且荒唐,曾带一大群**去城外踏青,遇到了他父亲宇文述和几名同僚,成为洛阳一大笑谈。

    如果说老大化及只是风流荒唐,其他恶行不多,那么老二宇文智及就是一个恶魔,欺男霸女,强占土地,烧人房宅,诸般恶行累累,在洛阳臭名远扬,绰号宇文霸王,他很喜欢这个绰号,加上他父亲庇护,一直逍遥法外,使他更加肆无忌惮。

    “怎么回事,位子怎么还没有收好?”宇文智及不高兴问道。

    刘猛雕连忙低声禀报:“公子,是燕王府的人。”

    如果是别的王府,或许宇文智及会略略考虑一下,但听到‘燕王府’三个字,他心中怒火腾地燃了起来,他父亲宇文述不就是被燕王杨倓陷害,丢掉半条命,还被免了大将军之职,

    燕王或许他还有点忌惮,但燕王侍卫么,那就是一堆狗屎,他心中立刻有了挑衅之念。

    宇文智及冷冷对刘猛雕道:“我不管你怎么处理,这间通堂我是要定了,让里面的人都滚出去,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转身向门外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