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20章 再回卢氏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卢氏县位于弘农郡以东,也是张铉几个月前的入隋之地,他也没有想到,时隔近四个月后,自己又一次来到了卢氏县。

    此时已是早春二月,万物复苏,垂柳出芽,一串串黄色的迎春花开得格外艳丽,几只燕子飞掠过河面,荡起圈圈涟漪。

    卢氏县南面是巍巍熊耳山,属于秦岭余脉,也就是张铉误入隋朝之地,而北面地势低平,分布着低缓的丘陵和谷地,被大片森林覆盖。

    洛水从丘陵谷地中穿流而过,横贯整个卢氏县,一座座村庄就坐落在洛水两岸,到处可见大片麦田和桑林。

    杨氏家族的祖地虽然在关中,但在卢氏县也有一处族人聚居地,只是规模要比华阴杨家庄小得多,住着二十余户杨氏族人。

    杨氏家族之所以在卢氏县有族人,是因为他们在卢氏县有一片数千亩的上田,这原本是相国杨素的封地,杨素交给了家族。

    杨氏家族便在二十几年前迁来十几户族人,专门负责照顾这片麦田,同时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府宅,里面存储着不少钱粮。

    这座杨氏府宅紧靠洛水,并在洛水边上修建有一座码头,停靠着几艘五百石货船。

    张铉和十名杨家子弟是在下午时分抵达了杨氏府宅,他们由杨文俊带队,此时张铉的身份是杨家庄护卫家丁首领,他负责安全。

    “张公子,时间比较紧急,我们今晚就要出发,我们要先处理一些事情,你在外面踩一踩线,注意看有没有可疑之人。”

    杨文俊叮嘱张铉几句,便带着几名杨氏子弟进宅了,张铉当然也知道他们还有另外之事,要烧毁一些杨玄感的违禁品,自然不能让他这个外人在场。

    张铉来到码头上的几艘大船前,一共有四艘大船,但在张铉看来,它们属于中型船,至少长七丈,高一丈,倒是可以运输不少物资。

    他跳上一艘大船,船上只有一名老船工在慢吞吞地清洗船板,张铉走上前笑问道:“请问老丈,这些船可以在洛水中逆行吗?”

    老船工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当然可以,洛水水流很缓,摇橹撑篙都可以前行,只是比顺流稍微慢一点。”

    “看来河水也不深。”

    “还行吧!现在春汛刚刚开始,水位已经比上个月涨了很多,再过两个月,这个码头都会被淹掉。”

    张铉走到船边,拾起旁边的长篙试了试水深,深一丈左右,他暗暗点头,就在这时,张铉无意中发现对岸树林内有一些人影晃动。

    他心中暗吃一惊,再仔细看对岸树林,刚才看到的那些人影却又消失了。

    “大爷,对岸树林内有人家吗?”张铉回头问老船工道。

    “对岸怎么会有人家,都是山林,至少我没有见过人,只看见过猴子。”

    张铉心中暗忖,‘难道刚才自己看到的是猴子,不是人吗?’

    “不!不可能!”

    自己看得很清楚,其中有白色身影,猴子不可能有白色身影,肯定是人。

    张铉又向山林中仔细看去,他似乎看见有人在悄悄挪动,他心中顿时生出了疑心,难道还有人在打杨玄感的主意吗?

    这时,他想到了玄武火凤,会不会是他们也来了呢?

    .......

    洛水西岸的密林中,张仲坚站在一棵大树后,目光锐利地注视着杨府码头上的四艘大船,他率领十一名手下已经来了两天,这是玄武火凤成立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任务。

    连大业二年在长安郊外血洗借社祭之名聚会的三百多名杨谅余孽之时,玄武火凤也只出动了九人,而这次捕杀杨玄感,他们竟然出动了十二人。

    张仲坚感受到肩上沉甸甸的重担,但他十分谨慎稳重,就算压力再大,他也会耐心地等待机会。

    杨玄感的藏身处十分隐秘,用各种方法都打听不到,不过他们得到了一个线索,在两个月前,杨府利用大船运走一批粮食。

    张仲坚立刻猜到那批粮食一定就是送给杨玄感,况且他也潜入府中的查探过,府中还有不少钱粮,他们肯定会再次运送。

    “师兄,宇文述已经率二万大军抵达卢氏县了,我们这样等下去,恐怕不是办法。”

    “沉住气,杨府已经有动静了。”

    张仲坚注视着四艘大船,他的目力非同一般人,他发现为首一艘大船上有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年轻人,正向四周张望,同时也看到他们这里,正指着这边问船工什么?

    张仲坚心中一惊,一回头,只见师妹张出尘带着两名火凤手下快步走来,她们扮作村姑去打探消息,张出尘穿着一袭白衣。

    张仲坚心中暗叫不妙,张出尘的白衣恐怕暴露了他们的行踪,但这时张出尘已经走到隔离带,对方不会再看到她。

    “有消息吗?”张仲坚暂时不想提白衣之事。

    “果然如大师兄所料,弘农杨氏来人了,来了十人,应该是去找杨玄感。”

    张仲坚大喜,上苍眷顾他,让他的推断成为现实,果然要从卢氏杨家着手。

    “怎么他也来了!”张出尘忽然看见了张铉,张铉那高大挺拔的身材使她一眼认了出来。

    “师妹认识他?”

    张出尘眼中惊疑不已,“我在杨奇的武馆见到过他,而且他也来过我们武川府,似乎是王伯当的朋友,只是他和杨家有什么关系?”

    张仲坚注视张铉的眼睛眯了起来,看起来此人也来者不善。

    “大师兄,我们该怎么办?”张出尘不安地问道。

    张仲坚注视着几艘大船,缓缓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跟着这几艘船,不会有错!”

    ........

    当天晚上,两艘大船装载了一万贯钱和五百石粮食悄悄离开了杨府,沿着洛水逆行向西而去。

    洛水发源于秦岭,流经上洛郡、弘农郡和河南郡,最后注入黄河,它在上中游都是一条很普通的河流,一直到洛阳,它的名气才陡然大增,它将洛阳城一分为二,成为了大隋王朝的第一河。

    张铉虽然又来到了卢氏县,但他们的最终之地却不是卢氏,只是来卢氏县装运钱粮,大船一路缓缓西行,两天后,两艘大船进入了上洛郡境内。

    自从张铉无意中发现有人在监视杨氏府宅后,一路之上,便再也没有看见过那些监视的人,他们旅程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而且进入上洛郡后,河流两岸人烟稀少,极少看见村落,这时,杨文俊慢慢走上前,指着前方一座大峡谷低声道:“杨玄感和他的军队就藏身在那座峡谷内。”

    “他还有军队吗?”

    杨文俊点点头,“大约还有两千人左右,不过士气非常低迷,上次如果不是我及时送来粮食,军队就要暴乱了,我估计他们也快撑不下去了。”

    杨文俊见左右无人,又低声对张铉道:“我在卢氏县得到一个消息,宇文述率一万军队就驻扎在卢氏县城内,他们也是刚到,很可能有逃兵出卖了杨玄感,他现在处境非常不妙,我们必须要阻止他回华阴杨家庄。”

    “但他是杨家前任家主。”

    张铉虽然能理解杨家的苦衷,也知道杨玄感不可能活着离开,但杨氏家族这样决定也未免显得太过于无情?

    “那没用!”

    杨文俊斩钉截铁道:“这是长老会做出的决定,杨家绝不能再被他牵连,我这次来就是劝他不要再回杨家庄。”

    船队又行了五六里,两岸山势高耸,似乎已到尽头,这时船队缓缓掉头,驶入了一条比较隐蔽的小河,两边长满了大树和茂盛的藤蔓,刚走了不到百步,只听一支鸣镝从头顶射过,发出尖利的哨声。

    船队立刻停下,却只见两边出现了数百名士兵,个个衣衫褴褛,手执长矛战刀,将两艘大船团团包围,张铉竟产生一丝错觉,他们似乎来到了原始部落内。

    杨文俊走上前,对为首将领拱手笑道:“宋将军,还记得我吗?”

    为首将领认出了杨文俊,立刻笑逐颜开,“原来是杨二爷,我说怎么会有人雪中送炭,只能是杨家啊!”

    船工搭上船板,杨文俊走上岸笑道:“奉家主之令给大家送点钱粮,对了,我那位兄长现在好吗?”

    为首将领苦笑一声,把杨文俊拉到一边,低声道:“杨尚书最近脾气十分暴躁,动辄杀人,从上到下都人心惶惶。”

    “为何如此?”杨文俊不解。

    “估计对前途有点绝望了,以前李密在还能劝劝他,现在李密失踪,也没人再敢劝他了。”

    就在这时,从远处树林内快步走来大群士兵,簇拥着一人,尽管已过去了四个月,但张铉还是一眼认出为首之人,正是杨玄感。

    只见他比上次和宇文成都激战时瘦了一大圈,脸色发黑,目光阴沉,显得十分憔悴。

    杨玄感脸上带着不满,走上前便质问道:“怎么现在才来?”

    杨文俊心中着实不高兴,给家族带来那么大的灾祸,家族不丢下他,还肯给他送钱粮,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居然还责怪自己送晚了。

    杨文俊想到刚才将军宋涛说的话,他忍住了心中的不满,解释道:“最近风头很紧,我们不敢轻举妄动,怕被人发现兄长的藏身之处。”

    杨玄感脸色稍微缓和一点,但依旧用冷冰冰的语气对他道:“我有话要问你,你跟我来!”

    他又吩咐宋涛,“叫弟兄们把钱粮搬回去,谁敢私藏,立斩!”

    为首大将宋涛躬身行礼,“卑职遵命!”

    杨玄感和杨文俊先回了驻地,宋涛安排数百士兵上船搬运钱粮,这时他又上前对张铉和其他杨氏子弟道:“请各位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休息。”

    众人纷纷回舱收拾物品上岸,张铉将七星剑背在身后,腰间佩刀,靴子里插着军刺,快步走出了船舱,就在他走出船舱的刹那,他忽然看见洛水对岸的山林内出现了几个黑色人影,但一闪又消失了。

    张铉这一次看清楚了,尽管很短暂,一晃而过,但他能肯定是玄武火凤了,只有他们才会一直跟着大船,不过令人佩服,居然跟到了杨玄感的藏身之处。

    张铉心中警惕起来,这一次他绝不能被玄武火凤抢先了。

    张铉依旧不露声色,就仿佛没有发现对面山林的异常,和众杨家子弟一起向岸上走去。

    山林对面,张仲坚异常兴奋,他跟随船队两天两夜,尽管付出了艰辛的代价,但代价没有白费,他终于发现了杨玄感的藏身处,竟然躲在上洛郡,着实出乎所有人意料。

    “师兄,我们上吧!”所有手下都看见了对岸的杨玄感,他们磨拳擦掌,急不可耐地请战。

    张仲坚一摆手,“别急!等到最佳的时机再出手。”

    他远远注视着张铉的背影,心中暗忖,难道此人也是来杀杨玄感吗?

    他沉思片刻,对张出尘低声吩咐几句,张出尘点点头,“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洛南县!”

    张出尘带着几名手下沿着河边向洛南县疾奔而去。

    .......

    过了一片树林,众人进入一条十分狭窄的谷道,约行十几步,眼前豁然开朗,竟出现了一座宽阔的山谷。

    山谷四周全是高山悬崖,宽约一里,深五六里,两边原本是茂盛的树林,但树木都被砍伐一光,搭建了一百余座大大小小的木屋。

    杨玄感和他的两千余名追随者便藏身在这里,看得出他们这几个月过得十分艰难,每个人都衣裳褴褛,面有菜色,眼中蕴藏不满和仇恨。

    “你想死了吗?”

    远处传来一声怒吼,“敢偷老子的东西!”

    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从一间木屋里冲出来,将一名瘦弱士兵打翻在地,拳打脚踢,往死里暴打,周围的士兵都被煽动起来,围过来大喊大叫,“打死他!打死他!”

    每个人眼睛都变得通红,兴奋异常,就仿佛一只只要冲上去撕咬猎物的野兽。

    将军宋涛大怒,冲上去大喝道:“给我滚回去!”

    宋涛出现,众士兵又纷纷返回各自的木屋,那名打人的士兵恶狠狠瞪了一眼宋涛,转身悻悻而去,被打者慢慢爬起身,艰难地向另一座木屋走去。

    “让各位见笑了,哎!听说官兵已经到了洛南县,谁知道我们还能熬几天?”

    宋涛叹了口气,带着众人来到一间空屋,“各位请在这里休息吧!吃饭时会有人来招呼。”

    他转身匆匆走了,杨氏子弟进屋休息,张铉却在查看四周,他也知道宇文述的大军即将杀到,不过他却没想到,连杨玄感的手下竟然也很清楚危险将至。

    既然如此,那军队就应该积极备战才对,但这支军队却似乎没有任何准备,而且热衷于窝里斗,不知杨玄感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

    【第二更求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