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09章 初窥门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细谈一夜,次日一早,王伯当便和张铉告别,带着妻儿前往长安。

    偌大的房宅内就只剩下了张铉一人,两个月前杨玄感攻打洛阳的战争中,王伯当在家里囤积了大量粮食和腌菜,足够张铉吃上几个月,王伯当又给了张铉一锭李密留下的黄金,可以兑换二三十贯钱,至少三个月之内张铉不用担心生活问题。

    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有地方住,有口饭吃,安静,没有人打扰,他索性也不去想什么营生,利用这段时间学一学王家的基本功法,看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次日天不亮,张铉便奔出了小巷,沿着坊墙奋力奔跑,这是他从小便养成的习惯,每天要跑五公里,当兵和当学员也是一样,只是跑得更长,每天跑十公里。

    晨风格外凉爽,吹拂着他青黑色的头皮,他的头发还不到半寸,这原本也是件烦恼之事,他不想惹人注目,不过王伯当送给他一顶脱浑皮帽,便解决了这个问题。

    远处水塘边,几名早起洗衣的女人正用棒槌敲打衣服,她们不时抬头诧异地看一眼这个古怪的年轻男子,继而莞尔一笑,是个刚还俗的小和尚。

    其实女人也会是张铉来大隋后将要面临的一个问题,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思考虑太多,说不定将来有一天,王伯当会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

    来大隋已经有十几天了,张铉依旧生活在狭窄的圈子里,他认识之人有限,除了李密外就只有王伯当一家。

    当然还有宇文成都,张铉怎么也忘不了宇文成都那超群绝伦的武艺,以及那磨盘大的凤翅鎏金镋,深深刺激着他,逼着他不断地挑战自己的极限。

    ........

    所谓培元其实是一种武学入门练习,将孩童的身体各器官和筋脉进行调整,为接下来高强度训练做适应准备。

    王伯当说能帮助他有限,就是只能教他一些基础的练武方法,和他儿子一样练武。

    培元长则一年,短则半年,视每个孩子的天资而定,大概在孩童六七岁开始训练,几乎每个孩子在训练结束后都会有很大的变化,身体变得强壮,耐力更加持久,身体的柔韧性也大大加强。

    一些天资高的孩童在培元训练结束后甚至还能达到聚力初期的效果,比如目力更强,听力更敏锐,力量大幅增加等等。

    对张铉而言,重练培元就像成年后再重读小学一样,已经没有任何难度,他只需要按部就班去做,自然会水道渠成,只是王伯当和他都不知道练完后会有什么效果。

    每天早晚练功,下午就是张铉的自由时间,三个月后,他已渐渐融入了这个时代。

    ........

    “康婶好!”

    这天下午,张铉从城外回来,在小巷门口遇到了隔壁的康大婶。

    “哎呀!三郎啊!我到处在找你。”

    康大婶把他当成了王伯当的弟弟,这也难怪,王伯当临走前给所有邻居都打了招呼,他去长安有事,家里年轻人是他的兄弟王三郎。

    张铉见她一惊一乍,动作夸张,便挠挠头皮笑道:“大婶有什么事吗?”

    “当然是好事!”

    康大婶年轻时很俊俏,一双玉手柔若无骨,被大家称为观音手,可惜年纪大了,一双玉手退化成了鹰爪子,二话不说,扣住张铉的手腕便向她家院门拖去。

    张铉可以以一敌十,杀人不眨眼,可面对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他毫无应对之策,被康大婶拖得踉踉跄跄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六七个同样年纪的老妇人,见张铉进来,她们立刻围了上来,“三郎,上次你教我跳的那个什么‘广场舞’,能不能再换一种舞步,我们那个跳得像僵尸一样。”

    张铉只恨自己多事,干嘛热心教她们跳什么广场,她们居然找来一个胡人乐师伴奏,跳得兴致盎然,半夜三更也不肯结束,惹得周围邻居怨声载道,都责怪自己引出事端。

    “各位阿婆,其实很简单了,随便走几步,活动活动胳膊和腿脚就行了,像这样,左三步、右三步,腰腿配合好就行,还不能多跳,会伤筋骨,晚上要早点休息,生命在于静止嘛!”

    一群老女人哪里肯放过他,七嘴八舌,让他再跳几遍示范。

    康大婶拉他来却不是为了教什么广场舞,她把张铉从老妇人的包围中拖出来,对大家道:“我已经请好了胡旋舞师父,明天咱们开始跳胡旋舞,我找三郎有要紧事呢!”

    “嘻嘻!大娘的事情要紧,快去!快去!三郎确实不错。”众人都笑得十分神秘。

    康大婶拖着张铉向内房走去,张铉已经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大婶,要不我明天再来,我还有事!”

    “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乖!听大婶话。”

    张铉被拉进了客堂,客堂内布置很简单,也很干净,橱柜齐全,摆了四张坐榻,不过中间居然拉了一道帘子,透过光线,他隐隐认出帘子后面坐了两个女人。

    “三郎,坐下吧!别紧张,自然一点。”

    康大婶将张铉按坐在帘子前的坐榻上,笑嘻嘻对帘子后面的女人道:“我说得不错吧!人长得又高又大,模样英俊,而且能干活,有把力气。”

    张铉只觉得哭笑不得,他已猜到是怎么回事了,难道要强征自己当上门女婿吗?

    他又想起身,康大婶连忙按住他,压低声音对他道:“三郎,给大婶个面子,女方很不错的,人家一眼就看中你了。”

    “你就是王家老三?”帘子后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慢悠悠问道。

    张铉没法子,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也不好说走就走。

    “是!”他有气无力回答道。

    “哦——”

    帘后中年女人又问道:“王家家境不错,听说在长安有十几顷地,那你名下有几亩地,有没有自己的房宅?”

    张铉一阵头大,怎么从古至今,丈母娘关心的问题都一样。

    “土地是我大哥二哥的,房宅也没有我的份,我现在只是寄住在兄长家中,我全部财产加起来只有十贯钱。”

    帘子后沉默了,旁边康大婶急了,连忙解释道:“三郎还没成家,现在是和父亲住在一起,他若成家,父亲一定会分给他财产,三郎,是不是?”

    张铉觉得他再坐下去,下一步就是要进洞房的节奏,这可不是给面子的问题,他干咳一声,“父亲是跟大哥住在一起,家已经分好了,本来分给我一千贯钱,结果被我没有节制地乱花,只剩十贯钱,下一步我只能去要饭了。”

    帐帘后的中年女人愤然起身,拉住旁边年轻女子就走,“阿娟,我们走!”

    “娘,我真的喜欢他。”

    “长得好看有屁用,你嫁给他只能让我们康家倒贴钱,跟我走!”

    中年女人拖着年轻女子从后门走了,康婶在旁边叹了口气,“三郎,你干嘛这样说,我侄女真的很喜欢你。”

    张铉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家里开米店的年轻女孩,难怪她总坐在门口望着自己,不过她长得太弱了,自己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

    张铉苦笑一声道:“康大婶,我只是伯当大哥的族弟,我家境很贫寒,只有三间草屋,靠租别人的土地过日子。”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孟浪了,哎!我兄弟家条件很好,其实穷点也没有关系,如果你愿意入赘的话——”

    “康大婶,我还有事,再见!”

    张铉不等她反应过来,跳起身一溜烟地跑了,笑话,居然让他张铉入赘?

    ........

    时间渐渐到了十二月下旬,新年即将来临,家家户户都在为新年的到来做准备,清扫屋子,除去一年的污秽,买肉腌菜,备齐了祭祀之物,祈福的竹竿子也高高竖起,孩子们也为即将得到的新衣和压岁钱而欣喜万分。

    但对于张铉,这些似乎和他无关,他单身一人,囊中羞涩,也没有精力去张罗这些风俗。

    不过他也有了很多变化,头发长了,可以勉强戴上平巾,唇边和颌下也长出了硬硬的短茬,显得成熟了不少,自从前几天经历了相亲事件后,他怕再见到康婶,每天早出晚归。

    这天晚上,张铉盘腿坐直屋檐下,清冷的银色月光洒在他身上,屋檐下挂着十几根长长短短的冰柱,地上的积雪已经冻成了冰渣,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布衣,却感觉不到寒冷。

    他已服下一颗药,正在静静等待胸腹间的热量升腾而起,他很喜欢这种热量澎拜的感觉,那一瞬间令他飘飘欲仙。

    张铉专注于体内的变化,却没有注意到对面房顶上居然伏着一个年轻女子。

    她穿一身黑衣,身材苗条而高挑,脸上带着面巾,只是她目光里显得很不耐烦,张铉实在让她失望。

    这小子三个月里不是吃了睡睡了吃,就是教一些老妇人跳一种奇怪的舞蹈,真搞不懂义父怎么会怀疑他是北齐会的探子,非要叫自己隔三岔五来观察他。

    张铉有点奇怪,他等了快一刻钟,身体依旧没有变化,早已经超过了时间,他心中暗暗思忖,难道是吃了一颗失效的药?

    他终于忍不住,又取出一颗药嚼碎服下,再等了一刻钟,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张铉犹豫了片刻,慢慢取出第三颗药,他凝视朱红色药丸,迟疑着将药丸送入口中,第三颗药被他嚼碎咽下。

    但就在他刚刚咽下的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滚热从他丹田处沛然涌出,迅速传遍了他的四肢骸体。

    张铉顿时觉体内燥热难当,他再也坐不住,站起身开始挥动横刀,但依然没有任何作用,体内火热越烧越旺,他实在无法忍受,索性脱去了衣裤,浑身精光在院子里练刀。

    屋顶上的年轻女子臊得满脸通红,她看到了不该她看到的东西,她别过头去,暗骂一声,‘真是个无赖!’

    这时,张铉再也承受不住身体内的炽热,仿佛要焚尽他的五脏六腑,他大叫一声,飞奔几步,一头跳进了院子角落的水井之中......

    就在张铉刚跳进水井,屋顶上的女子却飘然而下,难得有这个机会,她要好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