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06章 替身之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铉暗忖,原来他姓窦,隋末姓窦的名人有哪些,张铉思索一圈,却只想到李渊之妻窦夫人以及河北天王窦建德,显然都和眼前这个老者无关,或许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儒。

    张铉收回了思绪,笑道:“如果把中央朝廷比做一只飞鹰,那么关陇和河北就是飞鹰的两只翅膀,自古得关中得天下,得河北者得中原,只要牢牢掌握住这两片战略要地,不管天下再乱,中央朝廷就不会轻易动摇,要稳固关中,就必须控制住陇右和河西,要稳固河北,就必须控制辽东,这也是曹操在灭掉袁氏后,再打辽东的根本原因。”

    张铉差点举例明朝失去辽东的后果,好在他反应及时,硬生生咬住了舌头。

    老者沉思片刻道:“你的意思是说,今上攻打高句丽的目的是为了控制辽东,最终是为了稳固河北?”

    “正是这个原因,窦公没有发现吗?当今天子即位后首先对吐谷浑开战,收复河湟、巩固陇右,不就是为了保证关中的稳定吗?然后再掉头向东,高句丽野心勃勃,已有暗图辽东之意,若辽东失守,河北必不稳,河北不稳则会动摇国本,所以高句丽战役不得不打。”

    “可是河北有这么重要吗?如果是这样,当今天子为何不直接定都幽州,却定都洛阳?”

    张铉暗暗叹了口气,他不知该怎么说,从秦朝开始的两千年历史,前一千年是关陇长安的时代,可后一千年,就是河北北京的时代,没有关陇和河北的支撑,何谈大一统?”

    老者笑了起来,捋须赞道:“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河北的重要性呢?你说得非常好,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河内张铉!”

    ........

    王伯当坐在一间小屋里已经等了快半个时辰,会主始终没有召见他,想到张铉还在那边等候,王伯当有点烦躁不安,负手走到小院花径内来回踱步。

    这时,王伯听见脚步声,急忙回头,却见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只见他年约二十六七岁,身材瘦高,皮肤白皙,双眼细长,颌下留一缕长须,眉眼之间显得十分精明。

    这名男子长得很像李密,不过要比李密年轻一点,瘦一点,气质也比较文弱,书卷气较重,没有李密那种英武之气。

    王伯当和他很熟,连忙上前行礼道:“建成,什么时候回洛阳的?”

    “三天前和父亲一起回来述职,父亲要去太原任职了。”

    这名年轻公子叫李建成,是唐国公李渊的长子,他没有出仕,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帮父亲做事,但同时也在武川府挂职当博士。

    李建成笑问道:“伯当好像等了很久吧?”

    王伯当叹口气,“是啊!老爷子也太不给我面子,居然晾了我半个时辰。”

    “不怪他,听说是长安来人了。”

    “哦——”王伯当这才醒悟,难怪见不到老爷子,原来是长安那边来人了。

    “是你父亲来了?”王伯当试探着问道。

    “不光是我父亲,独孤家主也来了!”

    王伯当心中惊讶,这是发生了什么事?连极少出门的独孤家主也来洛阳了,难道是因为杨玄感兵败吗?

    “我们下次再细谈,父亲找我有事,我先去了。”李建成行一礼,转身便快步离去了。

    王伯当站在一簇花团前,他脑海里却想到了李密,恐怕不仅仅是杨玄感兵败,更重要是李密之死打乱了武川府的计划。

    就在这时,一名小童快步走来,向王伯当施一礼,“王教员,会主请你过去。”

    王伯当精神一振,等了半个时辰,老爷子终于肯见自己了。

    王伯当跟着小童走进内宅,两人进了一间大院,院子里站着四名武士,握刀而立,一动不动,就像四座石雕一般。

    小童带着他走进一座三层楼的大门,却没有上楼,而是走到最里面的一扇石门前。

    小童向石门旁的武士举起一面银牌,对王伯当道:“会主在里面等候,王教员请吧!”

    这扇神秘的石门王伯当三年来只进过一次,这里才是武川书院真正的禁地,擅闯者格杀勿论,书院就是为了掩饰它的存在。

    王伯当走进了石门,石门悄然关闭,里面是一条长长的青石走廊,两边壁龛里放着油灯,使走廊的光线显得有点昏暗阴森。

    他快步走过青石长廊,又走上几级石阶,进了另一座楼的大堂,这座楼完全是用青石砌成,没有窗户,中间是一丈方圆的天井,阳光从天空直射下来,照亮了宽敞空旷的大堂。

    天井正中的石台上放着一只巨大青铜鼎,青铜鼎上镌刻着三个笔力苍劲的纂字:‘武川府’。

    王伯当面色凝重,跪在青铜鼎下重重磕了三个头,这才沿着墙边的一架旋梯上了楼。

    他走上三楼,站在一扇门前毕恭毕敬道:“会主,我来了。”

    “进来!”屋里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王伯当推开眼前一扇移门,屋子里铺着木地板,空无一物,干净得一尘不染。

    但房间里却坐着三人,似乎正在商议要事,右面是一个年约七旬的老者,身材高大,长着一只硕大的狮鼻,相貌颇为威猛,此人便是独孤家族的家主独孤顺,北周大司马独孤信的第五子,大隋蜀国公。

    左面是一名穿着紫袍的中年男子,年近五旬,面白如玉,不过相貌却长得很普通,一脸和气,给人一种很樱杲逖姘兹缬瘢还嗝踩闯さ煤芷胀ǎ涣澈推艘恢趾苡,年近五旬,面白如玉,不过相貌却长得很普通,一脸和气,给人一种很樱杲逖姘兹缬瘢还嗝踩闯さ煤芷胀ǎ涣澈推艘恢趾苡,年近五旬,面白如玉,不过相貌却长得很普通,一脸和气,给人一种很樱杲逖姘兹缬瘢还嗝踩闯さ煤芷胀ǎ涣澈推艘恢趾苡,年近五旬,面白如玉,不过相貌却长得很普通,一脸和气,给人一种很樱杲逖姘兹缬瘢还嗝踩闯さ煤芷胀ǎ涣澈推艘恢趾苡,年近五旬,面白如玉,不过相貌却长得很普通,一脸和气,给人一种很樱杲逖姘兹缬瘢还嗝踩闯さ煤芷胀ǎ涣澈推艘恢趾苡,年近五旬,面白如玉,不过相貌却相冒嗜艘bsp;  ,给人颐姘l映 &n今技蚁轮刂乜牧巳鐾罚獠叛刈徘奖叩囊患苄萆狭祌 />饲
顺里却p;&n舅父bsp;趾苡更里却p;&n岳父下重重磕了三个头,这才沿着墙边的一架旋梯上趾苡眼皮樱bsp窭险吖舛⒆
很普p;&耄廴聪肽盼镏杏校吕  李建成笑问道:“伯当好像等了很久吧?”过相从怀中取出,亩蜡丸&芷掌糍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n属下保纲魍气,咐璨幌蚴聪肷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喱他硗ǎ道璺&nbs身通有召全鼻c;&喱他硗ǎ簇;&.硗ㄓ恚i/刹疑硗ㄔ趺幢牵惚   你先到外大嗽等身通,&然岫偃抡夷忝埽峙虏唤鼋鍪茄钚斜埽匾抢蠲苤来蚵伊似鹕砭龋饴肆讼氯ダ璺攀埃忱锶赐璻 />轻轻。”
“紫袍某里不幸身亡面白这bsp;字v谷浑浚成功阻止当点;&n进入控制密,恐怕不仅仅是杨玄感兵败,更重要是李密之死面發的之分遗憾 可惜肷硗ǎ听找我有言&nb澈碗身通D芏胙锪啥髁吒 河北爆耽误太多家主当点广杀回之机密,恐怕不仅仅是杨玄感兵败,更重要是李密之死通,他不耐烦道Z摆手/>“&nbs身脱彻底失盎名年用再谈卤8r />只谈78&a步”李建通有召全鼻c;&喱他硗ǎ簇;&.硗ㄓ恚i/刹疑硗ㄅ&nbs身蛂 还炯炯地注视着面發道缓说鼻c;&吞阶盼实馈n属很樱锅,既袍某里已身亡面那r />不8&a步李建只能换魍气决定让心中顶替某里却身份去收编瓦岗军五彦.com你bsp;憬;&问题身通有